生存还是消失,2000万自媒体的十字路口

2018-07-02

十年前,老赵还在自家四合院的榕树下面拿着枸杞保温杯读着《北京晚报》,消化着文化精英提供的蹩脚荤段子,好让晚饭后出去能跟老哥儿们有点谈资,根本想不到十年后的今天,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拿着手机拍着「像一颗海草,随风飘摇」的妖艳油腻中年男,为了一个赞可以不择手段。

生存还是消失,2000万自媒体的十字路口


这不是夸张,在上一季度短视频产品抖音打败了 Youtube、WhatsApp、Facebook、Instagram、微信、QQ、爱奇艺成为了全球下载量最高应用,下载量达到了 4580 万次,里面就不乏老赵的一份力。

生存还是消失,2000万自媒体的十字路口


而抖音的火爆,更深层次的折射了一个时代的变更,那就是我们已经全面进入了自媒体时代。

自媒体时代的冰与火之歌

在从前的纸媒时代,话语权是高度集中的,报纸杂志写什么,读者看什么;几乎全中国的意见领袖都集中在了各大杂志报刊里面,并且通过杂志的审美取向对读者进行筛选,比如追求生活品质的读者大部分选择《三联生活周刊》,数码爱好者不少也会订阅《大众软件》,这种内容输出几乎是单向的,一本杂志里面大部分的内容对于读者来说可能都是没有阅读价值的。

生存还是消失,2000万自媒体的十字路口


而后到了网媒时代,读者想看什么,网站就提供什么;点击率成为了编辑的生死线,于是之前自诩社会精英的意见领袖们摇身一变成为了标题党小编,而人民大众对于三俗的喜爱,也让各大网站里面充斥着各种花边八卦资讯,这种转变也让内容创作的质量出现断崖式下滑,虽然笔还是掌握在那些人手里,但是做出的内容很多都带有身不由己的意味。

生存还是消失,2000万自媒体的十字路口


而到现在的自媒体时代,呈现出了更多的去中心化趋势,每个人既可能成为内容的接受者,同时也能够成为内容的生产者,内容也更加的垂直,在传播上更加倾向于内容平台的分发,现在人们在手机里所看到的内容其实大部分都是个人或专业(MCN)机构创作出来的。

以微信公众号为例,据数据统计单是微信里面就聚集了 2000 万个公众号,这2000 万个公众号完全覆盖了整个中国各类群体的阅读面,无论是大众关注的时政类消息,还是偏小众的无脊椎动物语言学,我们都能找到相应的订阅号,而这些订阅号的生产者有可能是之前纸媒时代的资深媒体人,也有可能只是一个单纯的动物学爱好者。而借由微信内在的传播路径,我们每天基本上在朋友圈就可以知晓天下事,并且可以通过阅读喜好针对性的关注。

生存还是消失,2000万自媒体的十字路口


而像抖音则是一个更加深入的例子,它甚至没有门槛,只需要一台手机,15 秒时间的拍摄就有可能让你成为一个网红,甚至连阅读门槛都没有,视频本身的信息低密度基本上不存在消化问题,而不像很多微信公众号的深度好文,让人面对上万字的文章肃然起敬,看完第一段之后默默收藏,期待找到一大片时间来好好的品读,当然,最后除了缓解了焦虑,什么都没有发生。

生存还是消失,2000万自媒体的十字路口


门槛低了,从业人员多了,竞争也就更加激烈了,整个自媒体行业的痛点就在于——大部分的自媒体缺少稳定的变现手段,广告主也不知道该如何在鱼龙混在的公众号里面找到合适的流量。现实就是除了少数的头部媒体号,大部分的自媒体都过的十分艰难。内容创业的蛋糕很大,前景也足够丰满,但是在僧多粥少的现实面前,生存还是毁灭,这是 2000 万自媒体的十字路口。

一只改变整个行业的独角兽

而有这么一家公司,就是凭借着解决了自媒体行业的痛点,成为了国内独角兽企业名单中唯一一家新媒体营销企业。所谓的独角兽公司一般指投资界对于 10亿美元以上估值,并且创办时间相对较短、暂未上市的公司的称谓。想要成为独角兽的公司,不仅要在各自领域内成为独占鳌头的存在,而且还要能够代表着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生存还是消失,2000万自媒体的十字路口


这家公司就是 IMS 新媒体商业集团,依靠着帮助新媒体完成变现,短短几年内IMS 就已经完成了三轮融资,领投的包括微博、Morgan Stanley(摩根士丹利)、招商、中信建投等行业巨头,市场估值过百亿,而它被资本青睐的重要原因不仅仅因为良好的营收状况,同样也因为它实实在在的解决了新媒体行业的痛点。

生存还是消失,2000万自媒体的十字路口


那么它是怎么解决行业痛点的,主要依托的正是旗下的三大业务线:S.M.A.R.T、WEIQ 及克劳锐。

第一个 S.M.A.R.T,简而言之就是给品牌大客户提供社交全案服务的业务,比如品牌如何拟人化,如何与明星、大 V 制作出创意的品牌内容在各大社交平台上传播,跟粉丝互动,在自媒体时代,有一个高度人格化的社交形象对于企业的营销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比如大家耳熟能详的文案大师杜蕾斯,天天带节奏的海尔微博号,都是个中翘楚。S.M.A.R.T 服务着大量的国际知名品牌,包括 New Balance、中粮、奔驰、周大福、 可口可乐等国内外知名企业。

生存还是消失,2000万自媒体的十字路口


而克劳锐则是一个原创版权交易平台,由微博、360、UC 以及 IMS 新媒体商业集团联合投资,随着新媒体的发展,知识付费、IP 运营、版权保护也成为了一个新的热点领域,克劳锐的重心是做自媒体价值排行及版权经济管理,其中版权经济管理业务包括:自媒体版权内容交易以及自媒体内容版权保护。由于从业门槛的降低,自媒体中也充斥着大量的洗稿号和抄袭号,许多辛辛苦苦创造出优秀内容的自媒体人们疲于维权导致自己生产效率大大降低,而克劳锐的存在能够让自媒体人更加专注于内容生产。而自媒体价值排行对于广告主而言,也是一个投放选择的重要参考标准。

生存还是消失,2000万自媒体的十字路口


第三块业务就是WEIQ,这块业务也正是解决自媒体变现和中小及电商广告主投放问题的关键所在,WEIQ初期是一个主要针对微博KOL博主与广告主之间的交易平台,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了一个跨平台、全领域的自媒体广告交易平台,覆盖资源包括微信、微博、短视频、音频、直播等。

生存还是消失,2000万自媒体的十字路口


如果打个更加形象化的比喻,WEIQ 就相当于一个自媒体广告界的淘宝。整个业务逻辑也跟淘宝类似,WEIQ 为广告主提供数据监测,保证数据真实,对投放效果实时跟踪,根据每一个自媒体账号的粉丝画像、转发量、阅读等数据分析进行定价,广告主在投放自媒体账号广告时,WEIQ 就会按照广告主的要求进行筛选,将合适的自媒体推荐给广告主进行选定,而广告主选定合适的自媒体并且付费后,WEIQ 随即将订单派发至这些自媒体,接单的自媒体完成订单后 WEIQ 会进行结账。

整个过程都类似于淘宝平台的交易流程,在这个过程中,定价也做到了足够透明,对于广告主和自媒体双方来说,都能够做出最合适的选择。

在今年的 3 月 22 日,克劳锐第二届中国新媒体峰会上,IMS 向外界宣布, 旗下自媒体交易市场WEIQ 升级为社交营销云平台,涵盖创意云、分发云、数据云等多个维度,通过云计算的加成,IMS能够进一步的优化广告主和自媒体的使用体验,那么营销云能够从哪些地方去优化整个流程呢?

生存还是消失,2000万自媒体的十字路口


首先是内容生产层面,对于企业而言,随着信息传播越来越碎片化,单一、千篇一律的内容已很难获得可观且持续地关注。企业想要获得持续的关注度,就必须做出足够独特乃至多元化的内容,而社交创意云正是通过链接内容创作者,集合多种形式的 PGC、UGC、PUGC 众包创意,给企业制作全形态的创意内容,让企业的营销能够更加接地气,从多个层面去触达目标客户。我们也从各类短视频中看到越来越多有创意的广告植入,而有创意的视频达人们也在其中获得了丰厚的回报,比如 papi 酱的首个广告植入就卖出了 2200 万的天价。

生存还是消失,2000万自媒体的十字路口


而在传播角度,随着新媒体平台的崛起,流量的分散也让众多的广告主担心投放的平台覆盖率问题,而且不同平台的读者调性导致所投放的内容也需要相应的定制。IMS 由于在微博、微信、直播、音频、短视频等全域社媒平台的深耕,已经汇聚了超过 86 万的自媒体资源,能够为企业提供跨平台推广渠道。这也是社交分发云能够运行的现实基础。

通过社交分发云,广告主在 WEIQ 平台上可获得特定的营销方案,通过 IMS 在新媒体领域专属的云计算技术分发账号,按效果结算的营销产品服务,支持企业按照曝光/阅读量、粉丝关注、应用下载等维度进行付费。

生存还是消失,2000万自媒体的十字路口


在投放效果角度,IMS 拥有专家级数据研究团队,打通微博、微信等多个国内主流自媒体平台核心数据,结合平台 86 万+自媒体资源时刻产的生大量数据信息构成数据云。

社交数据云会对这些数据进行深度挖掘和分析,一方面推出一系列数据产品,利用云计算技术精准匹配社交资源,建立智能营销新媒体库,高效撮合两端并提升转化;另一方面提供详尽的数据报告服务,精准地为各大垂直行业自媒体人及品牌营销事件提供权威、科学的数据监测及价值评估服务和市场价值参考依据。精准投放不仅能让广告主获得优质用户,更能帮助企业快速有效地提升品牌价值。

在这三朵云的加持下,解决了广告主在筛选自媒体时的精准匹配度、传播效果、以及性价比方面的问题,同时也让自媒体能够获得与自己账号调性相符的精准投放和更多的投放订单,从而达到双赢。

Geek君有话说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触媒方式,100 年前的我们了解世界最多也就是通过报纸,有些偏远地区的人甚至过着不知魏晋的生活,而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不仅仅能够第一时间成为历史的见证者,同时也可以成为布道者和参与者。也同时要感谢这些带我们认知这个世界的自媒体从业者们,也许我们看到一篇深度好文的背后,是作者啃着一周馒头的泣血制作。

让原创作者过得好一点,尊重知识,并且让知识能够得到它应有的回报,这个不仅仅是时代的诉求,也是一个商业上的共赢。我们也需要这样的平台,让商人做商人该做的事情,让创造者留在创造者该专注的领域。

站在十字路口的,不仅仅是 2000 万的肚子,还有体面。

生存还是消失,2000万自媒体的十字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