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 卡,想说再见不容易

2019-04-03
天佑 评论
喜欢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科普部落


3 月 29 日,中国联通举行了「中国联通 eSIM(可穿戴独立号码)业务全国开通暨联通京东联合首销合作启动仪式」,标志着联通成为了首家在全国范围内开通 eSIM 业务的电信运营商。

不过仔细看括号里面的这 7 个字,不难发现这次联通 eSIM 业务放开的对象依然只是可穿戴设备,并且需要为可穿戴设备单独开一个号码。也就是说,各位的手机即使支持 eSIM 卡,目前也依然不能使用 eSIM 功能,而且此次也没能在全国开通一号双终端,似乎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了。

▲eSIM 卡即嵌入式的 SIM 卡

事实上,eSIM 卡的历史也不算短了。

早在 2011 年 11 月,美国专利和商标局就公布了苹果于 2010 年第四季度申请的一项虚拟 SIM 卡的专利。如下图所示,苹果为虚拟 SIM 卡设计了两套硬件上的解决方案(502、504),两套方案都将 USIM(通用用户标识模块,可以理解为升级版的 SIM 卡,506)安放到了一个嵌入式的 SE(安全元件,508)中,不同的是 502 方案中还包括了 NFC(近场通信)路由器。

▲苹果的虚拟 SIM 卡专利示意图,图自:Patently Apple

而在随后的 2014 年 10 月,苹果在蜂窝网络版的 iPad Air 2 和 iPad mini 3 上率先搭载了试水性质的 Apple SIM 卡。简单来说,虽然 Apple SIM 卡并没有消灭实体的 SIM 卡,但是用户已经可以无需换卡就能够在不同运营商之间切换了,这样就相当于苹果绕开了电信运营商直接与用户建立起了联系。

▲Apple SIM

之后苹果为了推行真正的 eSIM 卡,更是选择与平时的竞争对手三星、谷歌联手,最终让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GSMA)于 2016 年 6 月发布了智能手机的 eSIM 规范,并于 2017、2018 年将 eSIM 分别引入了 Apple Watch 以及 iPhone 上。

当然,在苹果及其他业界巨头大力倡导 eSIM 卡的背后,也必定有着自己的一些小心思。

首先,采用 eSIM 卡有利于智能设备的工业设计。

随着智能设备越做越轻薄,无论是常见的标准 Mini SIM 卡还是之后体积不断缩小的 Micro SIM 卡、Nano SIM 卡,卡本身以及卡槽、接口、走线等结构都会占用设备宝贵的内部空间,尤其是对于本身体积就小的可穿戴设备来说,在内部空间利用的问题上就更是要精打细算了,而且在智能设备都在干掉孔洞和缝隙、追求无线化及防水防尘的今天,解决掉 SIM 卡的开口也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Apple Watch 的内部空间绝大部分都是电池,放入实体 SIM 卡结构的话必定将大幅牺牲电池续航,图自:iFixit

此外,正如前文所提到的,eSIM 卡的引入让硬件厂商及用户掌握了对移动网络的控制权,让用户不用再去营业厅奔波,在完成线上写号之后就可以无障碍地切换网络了,体验相较实体 SIM 卡的确更好。

▲图自:Kaspersky Lab

不过 eSIM 卡对厂商、用户再好,对电信运营商可不一定好,因为它不仅削弱了电信运营商的地位,还切切实实地动了它们手里的蛋糕,而且因为 eSIM 需要写号,也存在一些安全和隐私方面的问题,所以这些都是为什么包括联通在内的国内三大运营商迟迟不愿积极推动手机 eSIM 卡业务的原因。

当然这也不是说国内的电信运营商都唯利是图,事实上当初 eSIM 在国外也和携号转网一样受尽了运营商的抵制,而之所以它们现在转而拥抱 eSIM,跟未来 5G 以及物联网的发展也是分不开的。

由于网络标准制定组织 3GPP 已经将 5G 的应用场景从单纯的蜂窝网络扩展到了物联网及自动驾驶,而物联网又与 eSIM 的相关技术及灵活便捷的特性密不可分,加上据 GSMA 的预测,物联网 M2M(机对机)设备到 2020 年将达到 250 亿台,因此电信运营商必然不会想错失这一波巨大的商机。

只能说,eSIM 卡必将会 5G 和物联网的发展逐渐被运营商所接受并最终普及。不过至于我们普通消费者的手机何时能用上 eSIM 卡,也许还得靠工信部推行携号转网那样强推一波了。

SIM 卡,想说再见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