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之后,比尔·盖茨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2018-07-04
天佑 评论
喜欢

要问夏天里最令人讨厌的声音是什么,漫天飞舞的蚊子发出的「嗡嗡嗡」绝对位列榜首,没有之一。


当然蚊子的可恨之处并不只在于它吸了你的血、让你痒个不停之后还能全身而退,在杀人无数的疟疾、寨卡病毒等疫情的传播过程中,蚊子同样是「功不可没」,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据世卫组织的统计数据显示,蚊子成为了杀死人类最多的动物。

对于这样一个人类深恶痛绝的物种,靠徒手拍死、用杀虫剂喷死显然都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俗话说「最强大的堡垒都是从内部瓦解的」,对于灭蚊这件事来说,最好的方法就是从源头上堵住,让它绝种。

▲图自:Giphy

而据英国《太阳报》报道,这样的计划也在近日也得到了比尔 · 盖茨的关注,并得到了他 400 万美元(约 2657 万人民币)的实际资金支持。那么这个蚊子绝育计划要如何实施呢?


绝后的交配

在自然界里,生存与繁殖总是一个物种的核心驱动力。而像蚊子这种寿命只有几十天的物种来说,对于繁殖的渴求则显得更加急迫:在雌蚊的生命周期里,每吸饱一次血后,就可以产两三百颗卵,并如此循环 6-8 次,最后结束它罪恶的一生。这样算下来每只雌蚊简直就是一条停不下来的生产流水线啊。

▲图自:Giphy

当然,就像人类会得先天性心脏病、白化病、色盲等等基因缺陷的遗传疾病,蚊子也不例外。所以让蚊子也在出生之前就患上遗传疾病从而「英年早逝」无疑是控制这一物种数量的良策。

▲图自:Pixabay

由此,英国一家名为牛津昆虫技术(Oxitec)的公司想出的具体方案是这样的:

研究人员培育出一种带有致死基因(tTAV)的雄性蚊子(不咬人),并给这种雄蚊取名为「友好的蚊子」(Friendly mosquitos)。一旦携带了这种致死基因,蚊子便会产生对四环素(Tetracycline)的依赖,而在缺少四环素的环境里,蚊子体内将产生大量毒素致其死亡。

在培育期间,研究人员会给雄蚊提供含有四环素的食物使它们存活,然后将它们放归野外与咬人的非转基因雌蚊交配。这样的结果就是它们的后代出生就带有遗传病,而在没有四环素的环境下,这些幼蚊体内将大量生成毒素,继而在成熟到会咬人吸血之前死亡,最终减少物种数量以达到控制病毒传播的目的。

▲图自:Science

当然,这家 Oxitec 公司也早已在世界各地进行了相关的实验:

2009 年,Oxitec 在开曼群岛进行了首次实验放飞了约 330 万只转基因蚊子,在 0.16 平方公里的微小释放区内,蚊子的数量大约减少了 96%;

2011 年起,Oxitec 也在巴西开展了实验,与对照区对比,释放区的蚊子数量都降低了 80% 以上......

▲研究人员在巴西放飞转基因雄蚊,图自:Science

从上述的结果来看,这样的绝育计划不仅能有效控制疾病的传播,还不会对人类产生危害(在能造成危害之前就死了),可谓是再好不过了。不过这事就一定是百利而无一害么?

几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要说这个计划的隐忧,首当其冲的恐怕就是对于整个生态系统的影响。而要讨论这个问题,就得从蚊子在食物链中所处的位置找答案:对于像青蛙这种蚊子的捕食者来说,它们有替代食物的来源么?

青蛙是杂食性动物,其中植物性食物只占食谱的 7% 左右,动物性食物约占食谱的 93%。从解剖的 60 只青蛙中发现......在 156 只被食动物中...蚊(只有)3 只。

从这段对青蛙的介绍文字中不难看出,蚊子在青蛙饮食结构中占的比重其实很低,而放眼整个自然界,也没有什么生物是专门以捕食蚊子为生的;至于靠雄蚊授粉的植物来说,也有大把的替代生物。

从这个角度看,蚊子在食物链中的位置大概率是可以被其他生物所补充上的,不过对于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生态系统来说,任何行动还是得谨慎。

▲图自:pngtree

假设灭绝蚊子不会对整个生态环境产生太大的影响,这项计划的实施目前还存在成本偏高的问题,毕竟平摊到每个人身上约 10 美元(约合 66.6 元人民币)的价格对于疫情多发的非洲、南美国家来说并不便宜(当然这也大概是盖茨掏钱的原因之一)。

此外,当仅仅在小范围实验的计划推广至更广区域时的效果如何,今后蚊子又会不会发生变异从而形成对该致死基因的抗性也未可知。这项技术的成熟大概还有一段路要走。

▲图自:Reuters

当然,以上用技术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但是最终,消灭蚊子这事自然还跟伦理道德扯不开关系。

从每年造成几十万人丧失性命的角度看,杀光蚊子这个人类最大的天敌确实挺解恨,也一定会是绝大多数人力挺的想法,不过仅仅根据人类的喜怒就决定一个物种的灭绝,这事又还有没有更优解呢?

▲图自:Pixabay

▼猛戳左下方「了解更多」,更多精彩就在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