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活不是给你看的色情片

2018-09-05
天佑 评论
喜欢

在韩国,女性上公共卫生间时通常都十分小心,因为在一些不易被发现的角落里,常常暗藏着一些偷拍摄像头,而这些偷拍的影像资料,最终都会在一些色情网站上被找到。

我的生活不是给你看的色情片



事实上,这样的情况由来已久,而且在过去的几年内愈演愈烈。

据统计,去年韩国警方就接到了超过 6000 起利用偷拍摄像头制作色情片的报案,而这个数字已经是 2012 年的近 3 倍。当然,这还不包括那些没有报案的案例。

对此,9 月 2 日韩国首尔市政府宣布从 10 月起每天将投入超过 8000 余人(目前仅 50 人)对全市 20554 个公共卫生间进行排查,以「帮助市民在使用公共卫生间时感到安全,不必对偷拍而感到担忧」。

每天 8000 人,这无疑是个巨大的人力成本,相信首尔政府对此也十分无奈,但事情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现在这样的?

我的生活不是给你看的色情片

▲图自:AFP



发达的网络与隐蔽的手段

自 1987 年起,韩国政府就陆续推出了一系列旨在推动信息化进程的法律法规,并将刺激宽带需求、增强数字信息读写能力列为了韩国的一项享有高优先级的国家战略。

也是自当年起,韩国政府在网络基础设施建设上总共花费了 50 亿美元,而这最直接的结果就是目前韩国以 96% 的互联网普及率位列全球第一;作为对比,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相关数据,截至 2018 年 6 月 30 日,我国网民规模达 8.02 亿,互联网普及率为 57.7%。

我的生活不是给你看的色情片

▲图自:Pixabay



此外,韩国还是世界上智能手机普及率最高的国家,普及率达到了 94%。由此也不难看出,发达的网络覆盖和便携拍摄设备的普及无疑给偷拍视频的快速制作与传播提供了一个温床。

我的生活不是给你看的色情片



不过,这类偷拍行为得以猖獗多年,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其制作传播方式十分隐蔽、难有实锤。BBC 8 月的一篇报道就称,韩国警方目前最头疼的就是两个问题:抓捕罪犯以及起诉他们。

一名叫 Park Gwang-Mi 的检察官表示她用了两年时间在首尔龙山的 1500 间卫生间里寻找偷拍相机,她说:「我知道要抓到那些罪犯有多难,那些男人能在 15 分钟内将摄像头装好并拆下来」。

如此有效率的偷拍过程也就意味着罪犯可以轻松地销毁证据,使得警方很难取证定罪。这样的结果便是:在去年的 6465 起案件中,有 5437 人被拘捕,但最终仅有 119 人(2%)最终入狱。

我的生活不是给你看的色情片

▲帽子都能被改装用来偷拍,十分隐蔽



不仅如此,因为有发达的网络,偷拍者往往会向国外网站传播,而对于这些使用国外服务器的人,他们既不会受到海外的惩罚,韩国警方也无权调查。

我的生活不是给你看的色情片



不过,光有这些「技术上」的条件似乎也不能让偷拍变得如此泛滥,伴随着事件的发酵,韩国社会中的一些矛盾似乎也正逐渐显现出来。

觉醒的韩国女性

事实上,一直以来韩国女性往往也像中国、日本女性一样,对于偷拍往往会选择隐忍。受到偷拍的影响,她们通常会辞职、整容甚至是自杀。此外,「你穿这么少不被 xx 才怪」等言论在韩国也是屡见不鲜。

不过,随着去年席卷美国好莱坞的 #MeToo 运动在韩国扳倒了一批导演及明星,这样的情况似乎在发生变化。

我的生活不是给你看的色情片

▲韩国电影《熔炉》里偷窥的校长



5 月,在首尔弘益大学偷拍了一名男性模特并将其上传至「极端女权主义网站」的一名女性偷拍者安某在 12 天之后就被警方逮捕,网站也被严查。作为对比,一家传播女性偷拍内容的网站,相关部门花了 10 年才将其关闭。

8 月 13 日该案宣判,安某被判 10 个月监禁。但是在同一天的另外一场男性偷拍女性并上传的案件判决中,该男性却仅被罚款 200 万韩元(约合 1.22 万元人民币)。

如此「双标」的判决结果自然是招致了韩国女性的不满。在 5 月举行的女性集会上,她们的口号便是「韩国公民不只有男性,还有女性」,而在 8 月的集会上更是有 7 万余名韩国女性走上街头发表抗议。

我的生活不是给你看的色情片

▲抗议的标语写着:「我的生活不是给你看的色情片」



压力之下,除了上文中提到的 8000 多人的公共卫生间排查队,韩国警方还设立「无偷拍放心公厕」,甚至还想出了让被偷拍的女性变成女鬼等点子。事情似乎在改变。

我的生活不是给你看的色情片



正在韩国发生的这场运动还在继续,最终它将走向何方还未可知。不过想想此前国内 Airbnb 民宿里屡屡爆出的偷拍摄像头、滴滴顺风车司机直播女乘客等等新闻,它似乎离我们也并不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