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被 iPhone 干掉的东西,也曾经陪我们走过漫长岁月

2018-03-06
凯宾 评论
喜欢

近日,美国华盛顿州率先计划为电子产品的可维修性立法,要求手机的电池为可拆性方便维修,防止电子污染,这个模式将被推广至全国。

美国立法认为:「手机电池用胶水黏在主板上,人为增加了拆修和维修的难度,不符合环保和重复利用的原则,所以电池必须是可拆卸可更换的。」

这个被 iPhone 干掉的东西,也曾经陪我们走过漫长岁月

在对手机的轻薄、防水性能和安全性有越来越高要求的情况下,充电宝和数据线成为了出门的标配。手机和电池似乎早已浑为一体,不可分离。拆开后盖换电池,似乎也被遗留在历史中。

从万能充到充电宝

在那个月流量 30M 完全够用的年代,电池也是耐用得很,除了手机本身自带的电池外,很多人往往会买多一块备用。一机两电的时代,从不知手机没电是何物。

这个被 iPhone 干掉的东西,也曾经陪我们走过漫长岁月

万能充发明出来后,一个充电器基本可以满足全家人使用。对节约社会资源,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在这个行业来说也是一个创新性的里程碑式的产品,同时有效地推动了充电器标准化的进程。

这个被 iPhone 干掉的东西,也曾经陪我们走过漫长岁月

▲一个暴露年龄的单品 —— 万能充

就这样,万能充陪我们从功能机到智能机的漫长岁月,直到乔布斯带着 iPhone 强势袭来的时候,它们让我们看到了改变。不再是可拆卸而是换成了一体式机身,乔布斯认为可拆卸电池有碍美感并且体验也不是最好的,所以苹果这么多年一直都坚持这样的设计。

这个被 iPhone 干掉的东西,也曾经陪我们走过漫长岁月

▲嗯,确实很好看,无力反驳

当然,美感提升上来,便携性相对可拆卸设计还是下去很多的。尽管早期的 iPhone 大行其道,但市场上后盖可拆卸设计的智能手机依然比比皆是。

这个被 iPhone 干掉的东西,也曾经陪我们走过漫长岁月

随着苹果公司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手机的设计语言和品牌审美也不断改进和提高,世界各地的手机厂商开始纷纷效仿,手机终于逐渐演变成为了现在的一体式机身,目前除了一些功能机、老人机,几乎看不到可拆卸电池的设计了。万能充的那个时代也俨然成为过往。

这个被 iPhone 干掉的东西,也曾经陪我们走过漫长岁月

▲国外风靡一时的「新型万能充」

不可拆卸的设计改变了国内用户使用多年的习惯,特别是那些习惯了带两款电池出门的重度用户,手机的续航根本满足不了一天的使用需求。在这样的情况下,出行带一个充电宝成了不少人的标配,甚至到后来共享充电宝遍布线下。

这个被 iPhone 干掉的东西,也曾经陪我们走过漫长岁月

但有谁可曾想过,这些在以前都是拆个后盖换块电池就能搞定的事情?

电池不是你想拆,想拆就能拆

在美国华盛顿州拟定的法案中所提到,电池必须是可拆卸可更换的做法,尽管在环保和重复利用上来看更为合理,却也直接引起了不少科技企业的忧虑。毕竟这么做需要更改整个手机的设计语言,很难不牵一动而发全身。

这个被 iPhone 干掉的东西,也曾经陪我们走过漫长岁月

事实上,厂商也为此做过不少尝试,尽管 LG 宣布目前暂时放缓手机业务,但其早期的插拔式电池多变模块设计着实让人眼前一亮,一定程度保留了设计的一体感,同时又具备较好的便携性。

这个被 iPhone 干掉的东西,也曾经陪我们走过漫长岁月

再比如摩托罗拉之前的模块式手机 MOTO Z,通过不同模块贴合到手机后盖来增强手机的续航。(整体上与背夹电池相似)

这个被 iPhone 干掉的东西,也曾经陪我们走过漫长岁月

由于手机采用的锂电池寿命远比其他部件短,因此当电池寿命到了后,用户通常只能选择更换。比如前不久 iPhone 的降频门事件,苹果采取了更换电池降价的保修政策。

不过大体上讲, iPhone 电池的拆卸难度还不算太反人类,对于一些动手能力比较灵活的小伙伴,完全可以买来电池自主更换,而淘宝店主也会拍着胸脯告诉你,跟着教程视频,操作起来十分简单。

这个被 iPhone 干掉的东西,也曾经陪我们走过漫长岁月

▲大致分为两步:拧开底部螺丝,用吸盘吸起前面板

这个被 iPhone 干掉的东西,也曾经陪我们走过漫长岁月

▲换上新电池,盖回面板,搞定

但对于像一些把电池放在主板下面、整个机身内部遍布胶带的设计来说,更换电池堪比开胸手术。(具体是哪家极客君就不点名了,眼尖的小伙伴应该认得出来)

这个被 iPhone 干掉的东西,也曾经陪我们走过漫长岁月

这个被 iPhone 干掉的东西,也曾经陪我们走过漫长岁月

▲图自 MOBPART.ru

虽然说把电子产品做成容易被拆解维修,一定程度会破坏电子产品的硬件安全保护,并获得相关信息的可能性也将成倍提升,但对于这种内部结构极为复杂的设计,确实有必要考虑一下拆解和维修的成本和难度,从而进行调整。

GEEK君有话说

虽然从目前来看,这一法案还并未真正成立,但这样的无形呼吁无疑给厂商的产品设计方向敲了下警钟。在追求产品极致的同时,也应该考虑其维修拆解或者使用的便携性。就好像一个天平,往哪个方向努力,另一边定会与其相悖。如何去权衡把握这两者的利弊,依然需要厂商们去思考。

这个被 iPhone 干掉的东西,也曾经陪我们走过漫长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