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奥斯卡最佳影片的背后,竟藏着导演对一段「人兽恋」跨世纪憧憬

2018-03-07
天佑 评论
喜欢

在前天结束的第 90 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礼上,科比的退役短片《亲爱的篮球》(Dear Basketball)获得了最佳动画短片奖,成功完成了由 CCTV-5 到 CCTV-6 的转变。。。

相比退役 2 年就捧得奥斯卡奖杯的科比,这样的结果对于陪跑了 22 年才拿到小金人的小李子来说可谓是恶意满满。。。

而说起在 2016 年助力小李子获得奥斯卡影帝的电影《荒野猎人》(The Revenant),小李子恐怕还得感谢这位被称作「墨西哥三杰」(Three Amigos of Mexican Cinema)导演之一的亚利桑德罗 · 冈萨雷斯 · 伊纳里多(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他曾凭借《鸟人》(Birdman)和《荒野猎人》连续获得了第 87 和 88 届奥斯卡最佳导演奖。

▲《荒野猎人》

事实上在 2014 年,「三杰」中的另一位阿方索 · 卡隆(Alfonso Cuarón)也已经凭借科幻片《地心引力》(Gravity)获得了第 86 届奥斯卡最佳导演奖。

▲《地心引力》

而「三杰」中的最后一位——吉尔莫 · 德尔 · 托罗(Guillermo del Toro)则终于在前天圆梦,凭借《水形物语》(The Shape of Water)一举斩获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 4 项大奖,成为今年的最大赢家。

▲吉尔莫 · 德尔 · 托罗获得最佳导演奖

至此,除了去年,「墨西哥三杰」已经承包了近几年奥斯卡的最佳导演奖。不过在今年这位并不为大多数中国观众所熟知的大赢家身上,有着与其他二位不同的一个鲜明的「小爱好」。

▲吉尔莫 · 德尔 · 托罗

一位醉心于怪物的鬼才

打开吉尔莫 · 德尔 · 托罗的推特,你很大概率会发现在他的主页上几乎都是关于怪物美术画作的转发推文。

对于怪物,他曾提到:

首先,我热爱怪物、认同怪物......愿所有在我的温床里的怪物们最后都不要抛下我。

▲3 月 2 日德尔 · 托罗转发的美女与野兽画作

事实上,吉尔莫 · 德尔 · 托罗对于怪物的痴迷自他的孩提时期就开始了。

在墨西哥瓜达拉哈拉,从小被深信天主教的祖母带大的德尔 · 托罗在床垫上观看一部科幻惊悚剧《外星界限》(The Outer Limits)时,就被里面秃头凸眼的变种人结合罗马天主教会里的肖像惊出了童年阴影,他自己称这一段经历为「清晰的噩梦」(Lucid nightmares)。

我时常梦中醒来,像是回到了那个房间,能亲眼看到那些怪物......梦境与现实之间已经没有差别,在房间里我能听到附近教堂的钟声时不时响起,衣柜里甚至会爬出一只手、一头羊的脸和腿。实在是太恐怖了。

▲没错,就是这个

然而童年时对惊悚片以及怪物的接触不仅没让德尔 · 托罗远离这些怪物,反而给他之后的经历开启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比如一次他将祖母家的一间房贴上了「怪物俱乐部,请勿入内」(Monster Club, Do Not Trespass)的标语,并在里面放了一只由人造毛皮制作的吸血蝙蝠。

对此,他的祖母煞有其事地为他浇了几次圣水驱魔,甚至把锯齿状的金属瓶盖塞到他的鞋子里,以期用流血的方式来为他「洗涤罪恶」。

▲德尔 · 托罗的怪物藏品

但也正是这次受挫让 6 岁的德尔 · 托罗在 1931 年的电影《科学怪人》(Frankenstein)里的怪物身上找到了共情,一种恐惧与受难的共情。

▲《科学怪人》里的怪物

而在 7 岁时,德尔 · 托罗观看了一部名叫《黑湖妖谭》(Creature From the Black Lagoon)的影片,影片中描述了一个人鱼怪物爱上了科考队里的美女科学家,但无法向她表达出爱意。最终怪物被美女的男同伴伏击,沉入水底。

当然这样的结局十分符合当时的娱乐精神以及人类为中心的价值观。而看过影片之后的德尔 · 托罗却表示:

这个生物是我见过最漂亮的设计了......我想让他们最后在一起......让他们一起吃冰淇淋、骑自行车、共进晚餐。

▲《黑湖妖谭》剧照

当然,这个愿望就一直留存在了德尔 · 托罗心里。

高中毕业之后,德尔 · 托罗选择在瓜达拉哈拉学习电影,并花了数年自己在创办的特效公司 Necropia 钻研特效化妆,目的便是为了创造出他心目中完美的怪兽。

此后,德尔 · 托罗也陆续执导了诸如《地狱男爵》(Hellboy)、《潘神的迷宫》(Pan's Labyrinth)、《环太平洋》(Pacific Rim)等口碑不错的电影。而在如此多的影片里,唯一不变的即是形态各异的怪物们。

▲德尔 · 托罗所创造的各种怪兽(右)

也正因为这份初心,自 2011 年德尔 · 托罗揽下《水形物语》导演编剧起的 6 年时间里(因此放弃了《环太平洋 2》),他便操心起心心念念的「人鱼怪」的「人设」了。

据《纽约时报》的采访,《水形物语》的怪物设计师马克 · 希尔(Mark Hill)透露德尔 · 托罗对怪物外形的要求便是要有一个性感的臀部,以使 ta 更有人性。

至于《水形物语》的角色塑造,片中女主是一个失声的清洁工,怪物自然也不能说话,但是与其他能「正常交流」但有着畸形恋爱观的人类相比,他们之间的爱才更像是正常人之间的恋爱;对于传统美国英雄是白种男人的固有形象,德尔 · 托罗也毫不犹豫地让其成为了片中的道德低下的反派。

而这所有设定大概都是德尔 · 托罗为了弥补儿时的那份遗憾与执念所设计的,抑或者「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德尔 · 托罗就是这些怪物本身。

▲《水形物语》剧照

GEEK君有话说:

在童话故事里,怪物是我们需要理解的事物的体现。比如当人类还居住在洞穴时,我们就用吃太阳的毒蛇来解释日出日落;而当下雨打雷变得不再神秘,怪物们便被用来解释人们的内心。比如狼人、吸血鬼、食人族,ta 们都是内心冲动与欲望的体现。

与怪物交了半辈子朋友的德尔 · 托罗或许只是想与自己成为朋友,通过向自己内心怪物们不断的求索来向外获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或许其实我们每个人也有那么一个衣柜,衣柜里装的是各种光怪陆离的怪物,而只有当我们和 ta 们成为了朋友,才能更好地认清我们自己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