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拯救中国程序员,「Python 之父」也看不下去 996 了

2019-04-09

3 月 27 日,一个域名为 996.ICU 的网站的出现引发了大众的关注,这个发布在全球最大的社交编程及代码托管网站 GitHub 上的项目是由一位在 IT 公司长期加班的中国程序员所做。目的就是反对在中国程序员中普遍存在的工作时间接近法定 2 倍,工资却没有任何变动的现状。

所谓的 996.ICU 指的是工作 996(朝九晚九,每周六天),生病 ICU。这个项目一经上线就成为了这个程序员最爱上的网站里有史以来热度上升最快的项目,现在已接近二十万个标星。一石激起千层浪,可见中国程序员对于 996 的怨念之深。

然而,996.ICU 这个项目的网站很快就被 360、QQ、UC 等国产浏览器以「非法信息」、「保障绿色上网」等理由屏蔽,而 Chrome、Firefox 等国外浏览器则可以正常浏览。面对这种情况,有人无奈的开起了玩笑:「中国程序员最大的困境就在于,昨天在 Github 上给反 996 项目加了星,今天就要 996 加班给 360 浏览器、QQ 浏览器、UC 浏览器更新屏蔽反 996 项目的网址。」

但这种欲盖弥彰的行为反而更加激发了事情的发酵,不少国外知名程序员也在持续关注着事情的发展,「Python 之父」吉多·范罗苏姆 (Guido van Rossum)就是其中之一,一开始就发了推特表达了 996 工作制是不人道的看法,并且呼吁媒体和政府积极关注这一事件。

并不只是口头上的支持,吉多·范罗苏姆近日又在 Python 官方论坛发布一篇名为《Can we do something for 996 programmers in China?》(我们能为深陷「996」泥沼的中国程序员们做什么?)的帖子,征求大众的意见去帮助中国的程序员们。

这个帖子也很快的成为了热门帖子,不少中国的程序员也在帖子下面对吉多·范罗苏姆的古道热肠表示了感谢,然而大部分的回复都是非常消极的,认为这件事情很难,像下面两个回复就是中国程序员中点赞数最高的两个:第一个首先表示了对吉多·范罗苏姆的感谢,随后表示自己对于 996 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想法,而第二个则表示从浏览器屏蔽这件事就可以看出来,这件事很难了。

事实上这件事也确实很难,大部分的程序员都陷入了一个两难境地:一方面是这些年互联网行业的快速发展让程序员的收入成为了金字塔的顶端,代价则是那份大家默认为潜规则的 996 ,然而随着互联网寒冬的到来,不少互联网公司的裁员潮、降薪潮让背负了房贷、车贷压力的程序员们在生活面前不得不低头,换一个行业大概率还是 996,收入却要下降一大截。

另一方面,则是一个原生的弊病,尽管中国互联网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很庞大的体量,然而剖开躯壳,内里其实还是一个吃中国人口红利的粗放型发展产业,不少程序员所做的事情与流水线工人的事情其实并无二致,这也可以从各类游戏和 APP 的「汉化」可见一斑,某种程度上而言,程序员自嘲的「码农」称呼,其实也是一种辛酸的现实 — 国内的环境并没有把基础码农当作脑力工作者,而只是一个施工的实现者。

但是相比于流水线工人,程序员群体其实是属于更有选择权的一类。流水线工人们属于沉默的大多数群体,而程序员在这个时代,有着足够多的发声渠道,也能够去推动社会去做一些改变。

事情的确是正在起变化,国内的官媒也开始对 996.ICU 予以了关注。光明网前几天就发表了一篇名为「莫让“996 工作制”成了职场明规则」的文章,对 996 现象进行了批判:「加班熬夜、连续过劳,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值得警惕的工作态势,甚至披着道德与情怀的外衣,在诸多企事业单位之间招摇。」该文章随后获得了新华网等媒体的转发。

这场反 996 风暴正在以迅猛的架势燎原起来,结果怎么样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无论如何让子弹先飞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