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尼?自动驾驶汽车如果撞人了,都是厂家责任?

2015-10-11

在参加美国华盛顿特区举办的自动驾驶汽车研讨会时,Volvo 主席兼 CEO Håkan Samuelsson 表示这家以安全性能见长的汽车厂商将承担旗下所有处于自动驾驶状态的汽车发生的安全事故责任。

Volvo 并不是首次主动揽责。在今年 2 月份在瑞典哥德堡测试改装 S60 无人驾驶汽车时,Volvo 同样表示过如果无人驾驶汽车进入市场,将承担所有处于自动驾驶状态下的自动驾驶汽车的道路安全事故责任。Volvo 也不是唯一一家主动揽责的公司。在 Volvo 之前,奔驰和 Google 也曾发表过类似的“背锅宣言”。

gcar-1.jpg

放在平常,Volvo 们的大包大揽会显得非常慷慨,但是在自动驾驶技术的推广期,Volvo 们的“慷慨”却显露出另一种无奈——虽然越来越多的实际道路测试显示自动驾驶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但是汽车厂商们想要把自动驾驶汽车推向普通公众却并非如想象中那么简单。

未来毫无疑问会是自动驾驶汽车的,但是在将自动驾驶汽车推向市场之前,Volvo 们至少还要翻过横亘在面前的两座大山——政策法规和用户信任。

强行背锅,汽车厂商希望借此换取政府政策松绑

乍一看,“背锅”宣言似乎是 Volvo 们在表明自己对自动驾驶技术的信心,但更深层次也是反应了它们对撬动自动驾驶汽车这一全新市场的饥渴感——因为自动驾驶汽车的特殊性,一旦自动驾驶汽车进入市场,人工驾驶汽车将被全面替代。这是一个比电动汽车影响更深远的市场变革,也是各大传统汽车巨头和 Google、特斯拉们在政策放行之前就提前抢占身位的主要原因。

02googlecar-web-facebookJumbo_1.jpg

政府之所以拒绝撤开自动驾驶汽车与市场之间的隔栏,对自动驾驶技术的安全性的担忧是主因。作为人类进入工业时代的代表性产物,针对汽车的交通立法林林总总,这其中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安全性的考量。

而如果汽车厂商主动承担由自动驾驶汽车技术缺陷带来的安全责任,政府针对自动驾驶汽车的政策松绑的压力就会小很多,汽车厂商也就可以避免在陷入漫长的证伪过程,这正是 Volvo 们所乐于见到的局面。

如果我们想顺滑地过渡到自动驾驶,那么我们就必须要创造一个必要的法律框架来支持这种过渡进程。

Håkan Samuelsson 在自动驾驶汽车研讨会上向与会者如此喊话,很耐人寻味。

目前 Volvo、Google 和奔驰率先认领自动驾驶汽车事故责任,其他自动驾驶汽车入局者不出意外应该会继续跟进——这不仅关乎面子问题,更关乎荷包。一旦汽车厂商认领责任,在初步验证自动驾驶技术可行之后,政府应该会迅速为自动驾驶松绑,自动驾驶汽车也就可以直面市场和消费者。

背锅的汽车厂商们,还要回答用户的两个问题

Volvo 主动承担责任,一方面是希望能够换取政策的及早放行,另一方面,也正是希望能藉此增强用户对自动驾驶技术的信心。用户是否会接受自动驾驶汽车?从长远来看是必然的,但是从短期来看却充满了变数。

即使能够拿出比人工驾驶更低的事故发生率(应该没有太大难度),自动驾驶汽车厂商还需要回答用户以下两个问题:

1、人的问题:自动驾驶汽车是否应该保留人工驾驶功能?

汽车驾驶模式不会立刻从人工驾驶跳跃到无人驾驶,这是政府和用户与汽车厂商博弈的结果:由于对技术成熟度的顾虑政府和用户即使接受自动驾驶汽车,也会要求汽车厂商保留人工驾驶功能;汽车厂商会向政府和用户妥协推行自动驾驶+人工驾驶的混合驾驶模式以寻求将自动驾驶汽车快速推入市场。

事实上,在当下的政策空白期,很多汽车厂商已经开始将自动驾驶技术应用于普通汽车的辅助驾驶系统以进行测试,比如BMW 和 Ford 的自动泊车系统,再比如丰田即将在 2016 年的三款车型中加入的利用街角监控系统和汽车预警系统之间通信提醒驾驶员街角可能出现汽车的“智能运输系统(Intelligent Transportation System)”。

peugeot-citroen-autonomous-car-9-1.jpg

自动驾驶汽车一般被分为 6 个等级,目前非常规意义的自动驾驶汽车也已经进入到 Level 1 等级

在“完全自动驾驶还是混合模式驾驶”的问题上,对汽车市场更了解的传统汽车厂商和谷歌的态度有明显的分歧,前者更倾向于混合模式驾驶,而后者则更倾向于完全自动驾驶。

虽然从公关角度来说是更优方案,但是从安全角度来说,作为过渡方案的混合驾驶模式是否是最优选择?

国外媒体 vox 在一篇评论性文章就指出,混合模式驾驶未必是最安全的方案。借鉴民航客机的经验,自动驾驶技术会让飞行员游离于驾驶过程之外,当飞行员重新从自动驾驶模式接手客机操控时就会面临判断和操控适应过程,在紧急状况发生时,这种适应过程对于驾驶员来说可能更艰难。2009 年失事的法航空客 A330 的飞行员就可能是因为在从自动驾驶模式接受飞机操控时操作失误导致客机失速坠海。

人类不可能和机器一样在光是在一旁看着系统操控然后在紧急情况发生时迅速做出正确决策。——Patrick Lin,加州州立理工大学

2、车的问题:即使安全性能没问题,怎样保证没有人性的自动驾驶汽车作出合乎人性的判断?

这个涉及到交通伦理道德的实际问题问题。

假设在道路上出现一起意外情况,一个儿童跌入自动驾驶汽车的车道,这时自动驾驶汽车已经无法紧急刹车,自动驾驶系统已经确定左右转向都会撞向后方驶来的人工驾驶汽车导致本车的驾驶员受伤或者死亡。这时候,自动驾驶汽车应该如何选择?

QQ图片20151010111356_11.png

自动驾驶汽车能够在这种事件中有多种判断标准——总体/车主损失最小化、总体/车主伤亡最小化,但是系统预设却无法保证作出合乎伦理的判断。

如果全自动驾驶汽车完全替代了人工驾驶汽车,那么一个标准的短距离车辆通信系统就可以保证所有车辆在意外情况下避免伤亡或者损失。全面自动驾驶化是最完美的解决方案,但是和第一个问题一样,这也需要一个漫长的市场和用户逐渐适应过程。

Geeker说

问题的本身就是问题的答案,这也许就是自动驾驶汽车厂商们最大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