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王思聪们撒币只是一场送钱游戏?

2018-01-11

这两天,想必大家都听说过:王思聪撒币,张一鸣撒币,周鸿祎撒币,奉佑生撒币,还有周鸿祎大撒币。

在 30 岁生日那天,王思聪喊出了「我撒币,我乐意」的口号,当晚 21 点在《冲顶大会》撒钱 10 万,最多让 28 万人在线参与直播答题。

短短几天,西瓜视频《百万英雄》、映客《芝士超人》、花椒《百万作战》等直播平台也相继推出类似的「撒币」节目。

一时间,大众沉溺于这场抢钱活动,然而,这真的仅仅是王思聪们心情好,新年撒个币让大家开心一下?

苟延残喘的直播平台

2016 年,直播行业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成长,大量的资本涌入,让无数直播平台雨后春笋般出现,同时,不少人趁着这个「风口」当上了主播,年收入过百万、千万,走上人生巅峰,总之,直播行业在外人看来,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然而风光背后,是直播平台的苟延残喘。

直播平台的收入主要来自礼物、广告和赞助,乍一看,平台方只要保证自己的网站能够正常运作,就能躺着赚钱,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的。

直播行业中最让各大平台叫苦不迭的便是成本问题。

首先是运营成本,例如高额的带宽费用,据了解,直播平台的带宽通常根据当月带宽峰值结算,以目前体量最大的斗鱼 TV 为例,两年前就有消息称其最高一个月要花 3 亿人民币作为带宽支出。

当然,这个数字看起来有点荒谬,而直播平台的在线人数一直都有水分,但也能当做一个参考,至少在带宽这方面的花费,确实是运营支出的大头。

接着,是对于大主播的争夺。

我们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一些大主播的影响力已经不亚于传统的二三线偶像明星,准确来说,直播平台的用户粘性不高,更多的是靠主播的人气来吸引、稳定流量。

于是,我们时不时会看到某些平台花大价钱去签一些人气主播,例如 2017 年年初就有消息称,虎牙 TV 用 5000万/年 的天价签约费买下了《英雄联盟》职业选手 Uzi 的直播。

▲电竞选手UZI

而一个直播平台想要保持人气,就需要保证在每个时间段都要有至少一个人气足够的大主播撑场,5000 万也许只是一个极端的个例,但纵然是人气没那么高的角色主播,累计起来的签约费也是够平台方受的了。

所以你经常能看到直播平台融资,融资,再融资的消息,但财务报告一出,依然是亏损的状态。抛开陌陌这个本来不是直播起家的「妖股」不谈,目前,只有斗鱼敢对外宣布自己已经完全进入了盈利状态,而它的背后,还站着一个腾讯爸爸。

▲斗鱼副总王岩

有知情人士称,斗鱼计划在 2018 年启动 IPO,融资大约 3 亿美元至 4 亿美元,能不能保持盈利势头这个先不谈,至少今年的网费,斗鱼算是有着落了,而除了斗鱼,其他的直播平台都还没能「上岸」。

直播答题只是一个开始

上面提到,用户对直播平台的粘性没有想象的高,很多都是主播在哪,他们就在哪,对于平台方来说,这就是一个不稳定因素。

在投资人的眼里,不谈盈利的公司都是耍流氓,况且,直播也不存在什么改变世界的使命,因此,各直播平台都需要想方设法找到自己的盈利模式。

所以你能看到, 即使有主播打游戏「开挂」,教唆他人辱骂,甚至在直播时谩骂女友,斗鱼依然选择让他们复播,当然,这事情也在一定程度上令斗鱼声誉受损,不少人都选择卸载斗鱼 APP 和在下载页面里刷「差评」表达不满。

▲某主播直播砸东西

经历了 2016 年的资本狂热,到 2017 年趋于冷静,2018 年则是一个平台方求变的一年。

仅仅依赖主播活命对于平台方来说是非常吃亏的,因为管理员很难每时每刻都监控着每一个直播间的内容,无法及时阻止主播做出一些出格的行为。

平台方需要为自己多开辟一条生存之道,例如这次的直播答题。直播答题兴起于美国的 HQ Trivia,创始人 Rus Yusupov 此前创立了 6 秒短视频平台 Vine ,据说,《冲顶大会》的灵感就是从这里来的。

▲HQ Trivia

显然,直播答题这招的效果非常明显。据腾讯深网介绍:

1 月 6 日晚 23 点半,西瓜视频《百万英雄》的同时在线答题人数超过了 100 万人次。同一时间点上,芝士大会临时加场的的同时在线人数也超过了 100 万人次。这两场的奖金均为 100 万元。平均每个用户的在线成本仅为 1 元钱。

▲《百万英雄》

其他有类似直播答题的 App 也出现新增用户陡增的态势,据 ASO100 数据:

西瓜视频在安卓市场的下载量从 173.9 万上升到 1613.09 万,5 日涨幅近 10 倍。此外,映客直播与花椒直播也都呈现出相似的趋势。

另外,还有人总结了各个直播平台的难度差别,比如:

冲顶大会是「知识就是金钱」,百万英雄是「不弱智就是金钱」。

而流量的增加必然会带来广告收入,1 月 9 日,趣店豪掷一亿元,成为芝士超人首位广告主来为旗下大白汽车分期提高曝光度。借助异常火爆在线答题类节目,大白汽车将拥有较强的获客能力,预计流量也会极速攀升。

不过,直播答题能不能一直火热下去?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一是当参与的人数越来越多的时候,奖金就会相应地平摊开来,用户拿到的钱变少,参与热情也会随之下降;二是这样的业务模式会给资方造成了「烧钱」的威胁,虽然短期来看比抢主播省钱,但长远来看,这只是一个更大的无底洞,要是广告和赞助跟不上,这场游戏就没办法继续下去。

而平台方接下来还有什么招能绕过大主播进一步提升自身的体量呢?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Geek君有话说

总的来说,直播答题也许只是平台方在 2018 年开始的一个试探,各个直播平台,都在根据自身优势寻找突破。

像熊猫 TV 依靠王思聪的个人能力和人脉,在圈内拥有不低的影响力;企鹅 TV 虽然体量一般,但它背后站着的可是腾讯爸爸,即使是后发制人也不会令人感到意外。

2018 年,直播平台肯定会找各种方法「上岸」,而直播行业的格局,依然还会变化。斗鱼虽然已经考虑 IPO 了,但行业一哥的位置,还能坐多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