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像上市公司,将自己分为 10万股公开出售,并让股东决定人生

2018-08-13
axis 评论
喜欢

伏地魔将自己的灵魂分为七个部分存放在不同的魂器之中,而来自美国的 Mike Merrill 则将自己分成了十万股份任人购买,截止至 2018 年持有他这个人股份的股东一共有 903 人,而一股的股价也从开盘日的一美金涨到了现在的6美金。

本着一个人就是一家公司的原则,Mike Merrill 将自己一切行为的决定权都交给了股东,比如大到和谁约会小到能不能取消某个音乐软件的订阅,都会在其个人公司网站上进行公开投票。


由于最近 Spotify 软件移除了部分发表反政府言论博客,Mike 认为这是一种不尊重言论自由权的行为,因而决定取消每月 10 美元的 Spotify 订阅费以表明自己的立场。但因为 Mike 已经将自己打包出售给了各股东,所以他在实施这个行为之前在网站上发表长文表述了自己做这个决定的前因后果,并将决定权交给了各位股东。

结果显示有 57 位股东投出了 2531 股同意票,而其他 25 位股东则因票数不敌而反对无效。于是 Mike 可以顺利的取消掉自己每月 10 美金的 Spotify 订阅服务,转而将这个钱投给 ACLU(美国公民自由联盟)。


将个人视为一家公司,事无巨细的报告自己的行为和隐私并将人生选择权交由他人,怎么看都不太正常。而 Mike Merrill 却将这件事坚持了 10 年,甚至一度把自己的身价抬到了市值 200 万美金。

小镇男孩的疯狂之举

Mike 的童年是在 Yukon-Koyukuk 小镇度过的,这个位于阿拉斯加州的无建制地区失业率高达 20% ,而在 2000 年的人口普查中显示仅有 6551 人生活在这个地区,是名副其实的荒凉之地,在这里度过了大部分幼年时光的 Mike 有些异于常人的想法也就显得不那么怪异了。

在完成了基本学业后 Mike 加入了军队,但因为他「反独裁者」身份的自我认同,在军队时做出了不少违反规定的行为中途被踢了出去。在之后的日子里他做了许多份工作,但一直都未能找到令自己满意的人生轨迹。


终于在 2008 年达到而立之年时,Mike 突发奇想如果将自己人生的选择权全部交给其他人会怎么样呢?这一行为虽然看起来很不着调,但却很好的满足了普通人的控制欲和窥探欲,毕竟花个几美元就能参与别人人生这件事还是挺刺激的。

所以在初期 IPO 的时候,Mike 身边的几个朋友立即很踊跃的认购了股份,直至今日在网站上还能看到许多从 2008 年就开始持股的老股东仍旧活跃在各个决定的投票之中。

▲一位持有614股的老股东

在最开始的时候 Mike Merrill 只是将一些琐事放在网站上让大家评判,但之后事情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一些股东发邮件过来表示对 Mike 某些自作主张的行为感到不满,他们认为这些不经过股东同意的决定会不利于他身为一个公司或者说一个产品的未来发展。

Mike 听取了这个建议,开始事无巨细的将各种决定都公布在网站上让大家做决定,虽然其中可能有一些涉及到很私人的问题,比如说他可不可以去做输精管结扎手术。


总之这样一个闹剧似的行为已经存在了十年之久,并且身为主人公的 Mike Merrill 仍旧乐在其中不打算就此罢手的样子。

花个几美元你也能对别人的人生指手画脚

对于公开出售自己这件事,Mike 做得十分专业且认真。虽然他自己保留了 99.1% 的无投票权股份,但对于公开出售的那 0.9% 股份,Mike 有着非常正规的管理机制。

在其个人网站上,你可以随时看到当天以及过往的股价数据。十年间每股的股价上涨了 5 美元。并且由于 Mike 的其人其事被发表在了 Hacker News 网站上,其后也受到了许多其他新闻网站的报道,Mike 的个人股价在2013年4月8日当天上涨到了峰值 25 美金每股,并以 14.9 美金收盘。


这是由于股份购买的广泛自由度导致了许多凑热闹的人群前来围观,事实上即使是身在国内的吃瓜群众,只要你有一张全币种的信用卡也都可以花个 6 美元买上一股,当然如果你是炒股鬼才的话,还能顺便抄个底赚个晚饭钱。Mike Merrill 的哥哥就通过抛售自己弟弟的股票而给自己的婚房添置了一个洗碗机。

Mike 个人股票的购买流程十分简单,只要输入个人昵称、邮箱和密码就可以注册一个属于自己的账号,在此账号进行充值便可以任意购买股份。购买股份之后就可以开始对 Mike Merrill 的人生指手画脚了,当然只有一股的小股东无法对各种投票产生决定性的作用,但这种参与感还是蛮有意思的。

▲未认购股份新注册账户状态

即使投票失败了,你还是可以在留言区发表自己的看法,说不准你的一个留言就能转变不少股东的想法也不一定。

Geek君有话说

把自己活得像一家公司的确是一个大胆而疯狂的尝试,而作为事件中心的 Mike Merrill 本人对此并没有什么不适之处,并且他坦言自己并不能从中获取很多盈利,目前他仍然需要在一家软件公司上班以维持生活。

而将人生选择权交给别人更多的是他的一次大胆的行为艺术,他称呼自己为「黑夜和周末的艺术家」。他认为这种出售自己的行为,可以使得自己变得比自己更好。而对于参与这件事的股东们来说,大家更多的是享受窥探和控制他人人生的乐趣,从结果来看 Mike 与他的股东们是双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