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星人和 AI 面前,人类不淡定的就像个戏精

2019-01-14

其实我们人类一直以来似乎共同拥有了一种奇怪的联想能力—只要提到宇宙就是外星人入侵,提到人工智能就是机器人统治世界,而且一有风吹草动就开始兵荒马乱。

在 1938 年美国就发生过一起据称上百万人因为听闻广播中「火星人来袭」的消息陷入恐慌,上演了人类史上最大的一场外星人袭击地球逃生「预演」的事件,并且被各大报纸以头版头条的形式报道出来,一个月内,全世界发表了 12500 篇有关外星人群体恐慌的新闻。

当然没什么火星人来袭,当时广播里播放的只是由英国科幻作家赫伯特·乔治·威尔斯的小说《世界大战》改编的广播剧。为了节目效果,导演奥森·威尔斯(Orson Welles)和编剧霍华德·科赫(Howard E Koch)把原著发生在英格兰的故事背景搬到了美国,同时也恶趣味的用新闻播报的形式播出:又是专家采访,又是插播天气预报,还特意通过美国步兵和空军的假电台报道来加剧紧张局势,演员甚至模仿了美国总统罗斯福发表了「我们要统一起来,靠着勇敢和大无畏的精神,来抵抗残暴的敌人,保卫我们的地球家园」的全国演讲,最后收音机前的听众完全入戏了。

▲奥森·威尔斯

于是成千上万的纽约人在恐慌中逃出家门,成群结队的公民挤在美国不同城市的街道上。据统计,当时一共有 600 万人听了广播,其中 170 万人信以为真,有 120 万人马上逃离,警局、医院、报社和广播台的电话被恐慌的人们打爆,而纽约的大街和地窖里挤满了把手枪上膛的人,准备随时保卫地球,甚至还有一些心理脆弱的人自杀。

尽管节目组一开始就声明了,这是一次改编自原著的广播剧,但是人们还是依然相信这是一次真的外星人袭击事件,在向听众解释没有什么外星人反而被观众辱骂掩盖事实真相之后,《未来今夜秀》的主持人杰克·帕尔也只能吐槽「在‘火星人入侵’面前,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

▲《世界大战》原著

后面发现上当受骗的美国民众愤怒的去起诉奥森·威尔斯,想要讨一个说法,然而已经事前做过免责声明的奥森·威尔斯自然是逃过了责罚,这次相当有影响力的恶作剧甚至还给他和编剧霍华德·科赫打开了好莱坞的大门,奥森·威尔斯后面自导自演拍出了影史上经典巨作《公民凯恩》,喜欢看电影的朋友应该知道,在大部分权威电影杂志所评选的影史最伟大电影里面,这部电影基本上都是第一名的存在。而编剧霍华德·科赫也同样写出了《卡萨布兰卡》这样的伟大剧本。

▲公民凯恩里的奥森·威尔斯

虽然两位恶作剧策划者平步青云,但是美国民众就变成了《狼来了》故事的农夫,1941 年 12 月,日军偷袭美国珍珠港基地后,一些美国民众一开始对此持怀疑态度,他们认为这又是广播和报纸在恶搞了。

▲空袭珍珠港

这几天刷爆朋友圈的「宇宙深处由外星人传来的神秘信号」同样也是一次被加工了的事件,虽然情况没有像 1938 年的美国那么夸张,但是朋友圈如同复读机一般的「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引用《三体》倒是让我们看到了一丝当年的影子,尽管现在已经被辟谣为不实信息,我们依然还是还原一下这事是怎么跑偏的。

1 月 9 日,两篇来自加拿大的关于快速射电暴(Fast Radio Burst , 简称 FRB)的论文未编辑版在学术期刊《自然》(Nature)上线。这个科学团队用 CHIME 射电望远镜观测到了 15 亿光年以外的 FRB,并且发现了不同于往常的现象。

快速射电暴(FRB)指的是突然产生于银河系之外的无线电波,是一种常见的天体物理现象,持续时间只有几毫秒,并携带着巨大的能量,2007 年首次在脉冲星搜索数据中被发现。迄今为止,人类共探测到 60 多次快速射电暴。

▲FRB 目录

这次的发现特殊性就在于:不仅观测到了 13 个新的 FRB ,同时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二次探测到重复的FRB,并且有 6 次重复爆发,且似乎源自同一位置,而之前发现的射电爆大部分是单个的,只有一个重复射电爆(重复两次)。

这个发现对于天文学来说是意义非凡的,因为这意味着人类越来越接近 FRB 的真相了,这种重大发现自然被很多媒体进行了重点报道,包括 BBC,CNN、《卫报》等权威媒体都进了报道,这个时候人类自我加戏的地方就开始展现出来了,《卫报》用了「深空神秘快速射电爆发,可能是外星人」这个标题直接让画风走偏,然后被援引再根据脑洞加工就诞生了那篇刷爆朋友圈的文章了。

其实发布论文的人自己都没去跟外星人扯上任何关系,如果真的发现是外星人的信号,这些科学家应该是比普通吃瓜群众更加兴奋的存在,然而在论文里面反而对于公众号写的外星人要来的论据进行拆台,前后 6 年接收到的两个 FRB 信号,其实是分别来自两个不相关的发射源,而重复的信号在几个月的观察中,位置并没有发生明显变化,所以 6 年飞了 15 亿光年的宇宙飞船其实是站不住脚的。

当然现有的科学也没有办法对这些信号去下一个论断,但是相对比较成熟的理论还是存在的:中子星的星震;磁星产生的炽焰;高能量超新星都是可能的原因,并且有它自身的理论作为支撑。当然这种现象跟科幻小说产生耦合也是会让读者产生兴奋感是很正常,就像我们看到 AI 出现异常的时候,阿西莫夫的三大定律总会在脑海中浮现一样。

▲阿西莫夫

在 2017年 Facebook 紧急关闭「失控」的 AI 系统,因其产生了人类无法理解的对话就已经刷过一次存在感了。Facebook 的 AI 机器人Bob 和 Alice 在一个社交网络助手项目中进行了用无法被人类理解的语言的对话,「吓坏了」的工程师赶紧使用了我们当前对付 AI 的最大杀招—拔电源。这件事发生之后,又有不少媒体用上了比较夸张的字眼进行了报道,从而引发了大众的恐慌:机器人真的要觉醒了吗?

此前被 AlphaGo 通杀人类围棋手和 《西部世界》的热播震慑到的人们确实比较敏感,然而事情的真相却是比较滑稽的。这场「AI 之间的异常对话」本身就是经过程序员事先设计的,而且 Facebook 关停这一研究项目也跟被「吓坏」扯不上关系,完全就是因为原来是系统设置激励条件时,忘记设置英文语法所致,程序员发现 bug 之后进行修复罢了。

这两个 AI 出现的背景是 Facebook 当时正在开发的一款类似 Siri 的沟通软件,让 AI 带着「目的」和人或机器人谈判,这个过程在人机交互的过程中是没有问题的。AI 拒绝了实验者要帽子的请求,而主动要给出书本,因为帽子的权重可是「7」,而书本的权重是「0」。

▲人机交互完全没有问题

设计这两个 AI 机器人是为了检验这样一种可能性:对话机器人可以带着不同的目的,与其他机器人进行完整的谈判,并且达成共识。所以两者对于书本、帽子和球都分别被给予了不同的权重,依据彼此的权重设定去进行谈判分配这些资源。其实看一下两者的对话内容就能理解了,逻辑上没什么问题,关键还是在语法的表述上显得比较智障。

▲就是复读机嘛

该研究的负责人 Michael Lewis 是这么解释的:「没有恐慌,项目也没有关闭,我们的目标是建立可以与人交流的机器人。在一些实验中,我们发现他们没有像人们那样使用英语单词,所以我们停止了这些实验,并使用了一些额外的技术来让机器人按照我们的意愿工作。分析奖励功能和改变实验的参数不等同于‘拔掉’或‘关闭 AI ’。如果是这样的话,每个 AI 研究员每次在机器上停止工作时都会‘关闭’ AI。」

其实对于外星人入侵还是 AI 自我觉醒两件事情敏感的根源还是人类自身心理的两大恐惧:来自他人的毁灭和自我毁灭。当这种源自于人类内心最深处的两个恐惧点映射到我们人类认知范围之外的事情上的时候,所有的理性和客观或多或少都会产生偏离,这也是正常的,毕竟神学的诞生就是这么来的。我们也能在荷马史诗里面读到人类因为惧怕海惧怕浪,最终用海神波塞冬来具象化这种恐惧,在当代,外星人入侵和 AI 自我觉醒也承载着这么一种功能,他们甚至更加有科学性,甚至我们都不用去用祭祀的方式乞求恐惧的恩赐。

其实,没必要害怕什么,在未知面前,做一根会思考的芦苇也挺好的。

▲Don't Pan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