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民币玩家没了人民币

2018-09-17

对于 ofo 的创始人戴威来说,从天堂到地狱也就一年时间。


当人民币玩家没了人民币



近日有消息称小黄车 ofo 再次获得一笔来自阿里巴巴的借款,数额在 6000 万元左右,用来给员工发工资,虽然消息被阿里的内部人士予以否认,但是不可否认的是,ofo 现在是非常缺钱。就在今年 3 月,ofo 曾通过抵押单车的方式获得了阿里一笔数额为 17.7 亿元的救命钱。

就在一年前,背靠滴滴系的 ofo 与背靠腾讯的摩拜在共享单车市场杀的难解难分,意气风发的滴滴投资人朱啸虎在朋友圈高调晒数据称 ofo 已经完成对摩拜的斩杀,反而引发了一场和马化腾的朋友圈激情对喷,两者还相约一年后再看生死。


当人民币玩家没了人民币



有意思的是没到一年时间,扬言三个月内定生死的朱啸虎就改口了:「摩拜和ofo再继续打消耗战没有意义,这样对双方损伤都非常大。在还没有打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合并需要大智慧和大格局。」率先认怂,转而积极撮合摩拜和 ofo 的合并。然而创始人戴威却表示不想合并,说要让资本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朱啸虎怒了,说自己最讨厌「认为自己什么都对」的创始人。双方不欢而散。


当人民币玩家没了人民币



一年后的今天,摩拜顺利脱坑,以 27 亿美金的彩礼(外加承担5-10亿美金债务)嫁入美团。而 ofo 则与朱啸虎决裂,像个恨嫁的大龄女青年四处张罗着找个地主家赶紧嫁了。可惜,有实力接盘的两个地主也很精明,滴滴和阿里一直维持着一个暧昧的态度:这个盘可以接,但是不急,等到你 ofo 差不多要凉了的时候,再低价接盘。


当人民币玩家没了人民币



这个盘的确也很复杂,双方都握着 ofo 一处命门,滴滴是 ofo 的大股东,而阿里则是 ofo 的大债主,无论谁想要吃下 ofo 都必须对方点头同意才行,滴滴和阿里的博弈也让 ofo 极其被动,宛若待宰的羔羊。从资本宠儿到如今的弃儿,令人唏嘘。

过去几年的共享单车大战,两个成立时间加起来不到十年的公司,掀起了一场将近 400 亿人民币的烧钱游戏,看似是胡玮炜和戴威角逐的背后,其实是一场资本搏杀,先后入场的大玩家包括腾讯、滴滴、金沙江、红杉资本、阿里巴巴这些资本巨鳄。


当人民币玩家没了人民币

▲图自IT桔子

这些大佬们都深谙互联网的打法:先跑马圈地再来种韭菜收割,所以当时共享单车概念出来的时候,背后巨大的需求量让大佬们看到了无限的可能性。一开始就是奔着既分胜负,也决生死的目标而去,结果就是摩拜和 ofo 演变成了几年前滴滴和优步大战的复刻版—疯狂扩张,疯狂补贴,疯狂亏钱,原本的盈利模式在巨大的军备开支面前被击穿,ofo 在 2017 年每个月都保持着至少 3 亿的的开支,到最后不得不挪用了 30 亿的押金,大家都杀红了眼,硬着头皮也要坚持下来。


当人民币玩家没了人民币



局越做越大,筹码也越来越高,ofo 的资金压力也越来越大,但是随着和滴滴由于在融资和公司掌控权上的分歧,ofo 突然间变成了资本市场的弃儿,长达九个月没有融资。走投无路之下,ofo 选择了卖身求生,在今年三月将其资产共享单车悉数抵押阿里系,拿到 17.7 亿人民币的救命钱。


当人民币玩家没了人民币



阿里也有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已经有了自己的哈罗单车的阿里,ofo 对于它的价值也不过只是拿到更多哈罗单车所没有的一二线城市的用户,在三四线城市,哈罗单车已经悄然超过了 ofo 的市场占有率。


当人民币玩家没了人民币



勉强续命的 ofo 猛然发现现状还在恶化,主打大量覆盖的 ofo 迎来了之前蒙眼狂奔的后遗症,初期大量投入市场进行覆盖的廉价单车开始出现大面积的折损,能够正常骑行的单车数量越来越少,想要继续保持现在的覆盖率,就必须需要重新投入新一批的单车,这无疑需要一大笔的钱。

当人民币玩家没了人民币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供应商债主此时也开始纷纷找上门来,据相关媒体报道,ofo 目前已经欠各个供应商约 12 亿元,城市运维欠款近 3 亿元,合计欠款 15 亿元;而且这些供应商在持续催账不成的情况下开始付诸法律行径,在8月底,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 ofo 赔付货款 6815.11 万元。9月,因「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将 ofo 起诉至杭州市滨江区法院。


当人民币玩家没了人民币



ofo 除了继续积极寻找资本的帮助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尽管它已经在想尽办法通过各种方式来增加营收,贩卖开锁广告,增加骑行收费等手段也的确让 ofo 获得了一定的收入,但是在巨大的现金窟窿面前,都只是杯水车薪。


当人民币玩家没了人民币



这个情况已经超越了戴威当初创办 ofo 时候所面对的一切困境。

2014 年初,还在北大读研的戴威和团队从青海结束支教回归后,创立 ofo 的前身 ofo 骑游,并拿到了唯猎资本 100 万人民币的天使投资。这笔钱维持到 2015 年 5 月份骑游项目失败,当时戴威带着 BP 见了数十家 VC,期望值从 2000 万缩减到 500 万,却还是融不到钱。最惨的时候,公司账上只剩 400 元,连工资都发不出。

当人民币玩家没了人民币


那时候,戴威每晚都沿着四环骑行几小时,几番思虑之后,他缩减员工数量、更改公司发展路径,最后,ofo 骑游还是在唯猎资本的帮助下,勉强渡过了难关。


当人民币玩家没了人民币



就在这个时候,金沙江找到了 ofo,在朱啸虎的帮助下,ofo 短期内成功完成了两轮 2500 万的融资,再后来,D 轮融资 4.5 亿美金。从金沙江的介入到融资 4.5 亿美金,期间只隔了一年时间。从艰难的创业者摇身一变,成为了财大气粗的人民币玩家。

这就是资本的力量,创业者得到的是如同修仙小说一样飞升的快感,同样也必须失去一些东西。对于戴威来讲,ofo 逐渐脱离了他的掌控,开始朝着一个失控的方向快马加鞭。

戴威也曾经不止一次表示过,感谢资本让他的 ofo 成为了市场赢家,但是言语间也透露出更多的无奈,创业者的理想在资本所追求的回报率面前不堪一击。在资本的推动下,这位人民币玩家砸的每一笔钱其实都是一张欠条,一旦有所忤逆与背离,资本必定要你加倍奉还,资本不是做慈善,从来不是。


当人民币玩家没了人民币


当人民币玩家不再拥有人民币的时候,莎士比亚的名句「生存还是毁灭」就脱离了它的戏剧语境,成为了真正的现实抉择。对于哈姆雷特来说,是默然忍受命运暴虐的毒箭,还是挺身反抗人世无涯的苦难,通过斗争把它们清扫,剩下的时间都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