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由男性垄断的建筑圈里,仅凭对曲线执着,她赢得了全世界的目光

2018-04-18
天佑 评论
喜欢

一名女性,27 岁硕士毕业,从事一个由男性垄断的建筑行业,43 岁才拿到第一个项目;终身未婚、没有家庭、没有孩子......

在这个一切都追求速成的时代里,像这样的前半生会很轻易地被定义为失败。

在由男性垄断的建筑圈里,仅凭对曲线执着,她赢得了全世界的目光

而 54 岁获得建筑界诺贝尔奖——普利兹克奖(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并成为该奖的第一位女性获奖者和最年轻的获奖者;60 岁、61 岁获得英国建筑最高奖——斯特灵奖(Stirling Prize);在全球各地,她设计的众多作品已经成为当地的地标性建筑......

在这个同时只注重结果的时代里,像这样的后半生无疑又是英雄式的。

她叫扎哈 · 哈迪德(Zaha Hadid),一名集质疑与赞誉于一身的建筑师。

在由男性垄断的建筑圈里,仅凭对曲线执着,她赢得了全世界的目光

▲Zaha Hadid

曲线女王

1950 年生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的上流家庭,有着一个牛叉老爸的扎哈从小也自然自命不凡,而她与建筑的渊源大概和父亲朋友的建筑师儿子脱不开关系,身为艺术家的母亲也深深地影响了扎哈的品味。

1972 年,22 岁的扎哈前往位于伦敦的英国最老的独立建筑院校——建筑联盟学院(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 School of Architectural,简称 AA)进修建筑学硕士。

在毕业时,扎哈的老师 Koolhaas 将她描述成「有着自己独特轨道的行星」;Zenghelis 则称「她是我教过最优秀的学生......我们叫她 89° 的发明者,因为在她眼里没有东西是 90° 的」。

在由男性垄断的建筑圈里,仅凭对曲线执着,她赢得了全世界的目光

▲1983 年,扎哈和同事在 AA

1977 年毕业之后,扎哈选择了在包括 AA 等院校继续教授建筑学;1980 年,她在 AA 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扎哈 · 哈迪德建筑事务所(Zaha Hadid Architects)。

在这一阶段里,她带有强烈个人风格甚至是激进的建筑设计为她赢得了一些声誉,尽管在当时它们因为太离经叛道而没有被最终采纳。

比如在 1983 年扎哈为香港太平山山顶的私人会所 The Peak Club 做的设计,视觉冲击力极强;

在由男性垄断的建筑圈里,仅凭对曲线执着,她赢得了全世界的目光

1986 年在德国柏林设计的一栋办公楼 Kurfürstendamm 70 同样和周围显得那么不同。

在由男性垄断的建筑圈里,仅凭对曲线执着,她赢得了全世界的目光

世界上有 360 个角度,为什么一定要坚持一个角度呢?

结合以上的设计图以及扎哈已经建成的建筑来看,对于横平竖直的不屑及对曲线的钟爱成了其建筑设计鲜明且一贯的特色。

在由男性垄断的建筑圈里,仅凭对曲线执着,她赢得了全世界的目光

▲阿萨拜疆首都巴库的阿利耶夫文化中心

在由男性垄断的建筑圈里,仅凭对曲线执着,她赢得了全世界的目光

▲北京望京 SOHO

在由男性垄断的建筑圈里,仅凭对曲线执着,她赢得了全世界的目光

▲广州大剧院

但也就是这份对曲线的坚持,在给扎哈带来赞誉的同时也使其不断遭受质疑。

「我不需要和谐,也不相信和谐」

作为一个在伦敦的非英国本土的女性建筑师,我始终觉得自己是一个局外人。但喜忧参半的是,作为一名女性,我没有那些一成不变的固有套路。

追逐与众不同也就必然要承受其带来的重担。

1994 年,扎哈为一个位于英国卡迪夫的大剧院做设计,该设计获得了评判委员会的认可,但当地政府却拒绝为该设计买单,最终把资金投入了一个看上去不那么夸张的设计。

在由男性垄断的建筑圈里,仅凭对曲线执着,她赢得了全世界的目光

▲扎哈当时对大剧院的构想

同样的事情依然在发生着。

2012 年,扎哈成功竞得 2020 年东京奥运会主场馆的设计权后,众多日本本土的建筑师就表达了反对意见,认为设计夸张、体量过大、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

最终,日本政府于 2015 年终止了该方案,并采用了日本本土设计师更为保守以及本土化的方案。

在由男性垄断的建筑圈里,仅凭对曲线执着,她赢得了全世界的目光

▲左:扎哈的方案;右:最终方案

虽然建筑的审美是见仁见智的事,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扎哈的建筑设计理念似乎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可。

位于韩国首尔市中心,酷似外星飞船的东大门设计广场(DDP)在设计公布之初曾有观点批评其与周围建筑风格差异过大。而在几年之后,评价有了变化:

建筑本身体积的不规则性,使得人们在每个角度都能看到新的形象与模样。建筑看起来绝世而独立,又与周围景物融为一体,成为东大门整体环境的一部分。

在由男性垄断的建筑圈里,仅凭对曲线执着,她赢得了全世界的目光

而在中国,扎哈的设计理念甚至得到了传承。

2015 年底,师从扎哈的中国建筑家马岩松设计的哈尔滨大剧院竣工,还一度因其颜值而引发刷屏,成为了哈尔滨的新地标。更重要的是,该建筑获得的众多奖项无疑也是对这一类建筑风格的一种肯定。

在由男性垄断的建筑圈里,仅凭对曲线执着,她赢得了全世界的目光

▲与扎哈如出一辙的风格

GEEK君有话说:

扎哈 · 哈迪德于 2016 年 3 月 31 日因心脏疾病离世,她的建筑作品有的已经成为地标,有的还在图纸上,对于她的赞美与质疑也将随着她的建筑继续下去。

评判她功绩的任务还是交给历史吧,但就单纯的事实来说,给单调的男性建筑圈带来一些改变,给中规中矩的建筑带来一些新意,这样的存在又有何不好呢?

在由男性垄断的建筑圈里,仅凭对曲线执着,她赢得了全世界的目光

▲北京新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