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dia商店关闭,越狱慢性消亡

2018-12-18
宇奇 评论
喜欢

上周五晚,Cydia 之父 Saurik(Jay Freeman)在 Reddit 论坛上宣布了关闭 Cydia 商店的消息:

事实是,我想在年底前完全关闭 Cydia 商店,而在收到漏洞报告后我正在考虑将时间提前(到本周末)。这项服务让我赔钱,而且我也没有任何热情去维护它。

事件的起因是开发者 Andy Wiik 发现了Cydia 的一个关于购买机制的严重 bug,赔钱维护 Cydia 服务器多年的 Saurik 则一气之下想好了「今年年内直接关张的计划」。

但他转念一想,就算关闭 Cydia 商店也不能更好的改善他的经济状况,所以他最后还是决定只屏蔽购买机制。

▲Cydia 之父 Saurik

目前,Cydia 商店上面的购买选项已经禁用,意味着用户不能再从 Cydia 商店里面购买新的项目。但是越狱用户依然可以下载购买过的项目,和购买第三方源的项目。

虽然 Cydia 商店保住了自己的存在,但是 Saurik 的消息依然掀起了网友的讨论热潮,其中不乏「青春已逝」、「越狱已死」之类的言论。网友们对这条消息反应为何如此激烈,就要说说它越狱的历史了。

▲早期的Cydia界面

2007 年 6 月 29 日,初代 iPhone上市,虽然功能有限环境封闭(初代iPhone甚至不能更换壁纸),但很快就有开发者意识到这是一个蕴藏着无限可能的「潘多拉魔盒」,为了打开这个魔盒,初代 iPhone 上市的一个月后就有开发者推出第一个越狱工具。

▲早期的越狱界面,图自:FreeAllSoftwares

而后 Cydia 的诞生,给这些流浪于越狱地带的 iPhone 提供了一个容身之所。它收留了被苹果拒绝以及各种修改 iOS 功能的软件,允许用户从 Cydia 的默认存储库安装插件越狱调整,赋予了用户 DIY 的能力,可以自由的更换字体、输入法、主题等等,不过更多的主流越狱用户只不过是为了免费安装非合规的付费应用。

▲用户通过Cydia插件可以进行花样DIY

Cydia 和越狱文化一度是「让 iPhone 变得更好用的」手段之一,但「潘多拉魔盒」是利弊共存的。越狱文化和 Cydia 带来更多可能的同时,也带来了饱受争议的安全隐患。

▲早在 2007 年苹果就发表声明警告用户越狱带来的风险

越狱程序绕过苹果系统机制并获取最高权限的同时,会使得 iPhone 更容易受到黑客和恶意软件的攻击、无法获得 OTA 更新的安全补丁、更无法得到官方的保修。而安装一些兼容性极差的插件,会使得 iPhone 无法正常使用某些功能,甚至于直接死机。

▲让 iPhone 用户感到焦虑的「白苹果」

更为严重的是会导致用户的信息被窃取、数字账户的金额被盗窃以及用户的生活隐私被实时窥视等等。在 2015 年,就有恶意插件导致 225941 个苹果账户数据遭窃,同时还令部分受影响手机无法使用,直到用户支付「赎金」时为止。此外,还有一些受害人的账户进行了未经授权的付费活动。

▲图自:IT之家

截至 2011 年,Cydia 已经服务过数千万的越狱用户,而如今这个数字在不断下降。

从 iOS9 开始,苹果开始不断提升系统的安全等级,并实施漏洞赏金计划,给发现漏洞的黑客提供报酬,以换取漏洞的信息,并招募技艺高超的黑客担任安全方面的要职。

与此同时 iOS 系统封堵安全漏洞的同时,也在日益完善自身的功能,新颖的毛玻璃界面、快捷的控制中心、对第三方输入法的支持,如今已经迭代到第 12 代的 iOS 系统基本将以往功能上的短板补足。

越狱对消费者的诱惑力大大降低,这让越狱变得越来越小众,也让越狱失去了原有的意义。

▲更好用的 iOS 12

在这个 iOS 愈发好用,互联网隐私问题愈发敏感,移动支付又大行其道的今天,普通用户似乎已经找不到牺牲设备安全性来获得设备「自由」的理由,越狱也不再是 iOS 用户上手必学的诀窍。

面对如此境地,Cydia 之父 Saurik 也曾无奈道:

现在你还能从越狱中获得什么呢?以前你得到的是杀手级功能,而现在呢,你得到的只是小的改进而已。以后请再也不要寄希望于 iPhone 越狱了

用户的流失让 Cydia 陷入了一个死循环,当越来越少的人想要越狱的时候,就会有更少的开发者去开发有趣的事情,人们越狱的理由变得更少了,导致越狱的人更少了,也导致开发者不太愿意去破解。

去年冬天,Cydia 三大默认源中的 ZodTTD&MacCiti 和 ModMyi 两大源已经宣布关闭,只剩下最后一个大型 Cydia 源 BigBoss。

虽然 Cydia Installer 勉强活了下来,但关闭 Cydia 商店恐怕会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没有了收入和越来越少的用户,也宣告了 iOS 越狱的慢性消亡。

现在我坐在这里,回想起多年前,自己第一次越狱成功的场景,还是那么的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