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沃森:从 DNA 之父到学术圈的大嘴巴

2019-01-18
宇奇 评论
喜欢

学界大佬晚年行为崩坏晚节不保的故事已经屡见不鲜,从牛顿投奔神学和炼金术到达尔文推翻进化论拥抱神创论,还有近代科学家们孜孜不倦的地球末日、人类灭绝等言论。不过在大部分人眼里,他们不过是岁数大了老糊涂,并没有对这些言论放在心上。

不过最近有一位大佬的言论就不是单纯的老糊涂可以解释的了。作为 DNA 研究先驱、「DNA 之父」、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的詹姆斯·沃森,因为在近期的纪录片当中提到了「基因导致了黑人和白人在智商测试中的平均差异」这一观点,而被冷泉港实验室剥夺了名誉校长、名誉教授和名誉受托人在内的全部荣誉称号。

▲冷泉港实验室相关声明

这并不是詹姆斯·沃森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发表这种言论,早在 2007 年,他就在新书推广会上针对黑人发表了「我们所有的社会政策都是基于他们的智力和我们一样这一事实——然而所有的测试都表明事实并非如此。」这一言论。

虽然事后发表了道歉声明,说自己的种族智商理论并无科学依据,但这也未能挽回他在学术界的丢失的地位。经营了 40 年的冷泉港实验室也因此免去了其一系列行政职位而暂时保留了荣誉头衔。

▲詹姆斯·沃森在冷泉港

事实上,类似的任性行为一直都存在于詹姆斯·沃森的身上,他的一生也在不断的争议之中度过。

1953 年 4 月 25 日,25 岁的詹姆斯·沃森和 37 岁的英国生物学家弗朗西斯·克里克在《自然》杂志发表了仅 1000 余字的论文,向世界揭开了人类遗传学的秘密:「DNA 是一个双螺旋结构,形状像一个长长的、轻微扭曲的梯子。」

这一生物学方面伟大的发现和相对论、量子力学一起被誉为 20 世纪最重要的三大科学发现。

这一发现也让沃森、克里克以及莫里斯·威尔金斯三人获得了 1962 年的诺贝尔生物学或医学奖,当时的沃森年仅 34 岁。

1968 年沃森开始担任冷泉港实验室主任,之后于 1994 年开始担任实验室主席,在此期间带领冷泉港实验室成为了世界领先的分子生物学研究中心。

▲左为詹姆斯·沃森,右为弗朗西斯·克里克

不过将他推上巅峰的这项研究成果为他带来了很多的争议,也让他的人品备受质疑。

每一个学过高中生物的人应该都见过 DNA 背后的「Dark Lady」—— 罗莎琳德·富兰克林。她在 1953 年拍出了那张流传千古的 DNA 结构衍射图,当时的她就已经想到了 DNA 的双螺旋结构。

▲罗莎琳德·富兰克林

但富兰克林还未及时公布这一发现,这张图就在她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同实验室的莫里斯·威尔金斯拿给了沃森和克里克,之后才有了那篇发表在《自然》杂志上不足千字的惊世论文。

沃森和克里克在论文中未经允许就引用了富兰克林的 DNA 照片和数据,却并未将她列入作者席,甚至于连致谢都没有,只是在一个小小的注脚里面提到了她。

而在后面沃森的自传《双螺旋》中,更是将富兰克林贬低的一文不值,充斥着负面和敌意。他将富兰克林描述为威尔金斯的助手,以及她并不能解释自己的研究数据。甚至于用「Dark Lady」这个词语形容富兰克林一直穿深色的衣服,没有女人味,并称她「是母亲不满意的产物」。

除此之外沃森的书中还有不少的八卦内容和讽刺科学家的漫画,虽然遭到了克里克和威尔金斯的强烈反对,但这本书还是在沃森的坚持下,于 1968 年正式发行,并成为风靡世界的畅销书。书中对富兰克林的描写,也彻底激怒了同行,以至于沃森不得不在后来的言论中澄清对富兰克林的偏见。

一次次的口无遮拦闯下的祸,并没有让沃森深刻的反思并改变自己,他还是依然我行我素。甚至于不停地作死将种族、性别、同性恋、肥胖歧视的政治舆论雷区踩了个遍。

如果可以确定她们腹中的孩子是同性恋,女性应该有权进行堕胎。愚蠢是种病,应该治疗。黑色素可以增加性欲。我不会雇佣胖人。女性应该被基因改造得更漂亮……中国人聪明,但没有创造力(不要用政治正确去开解,沃森其实是无差别打击)

直到前文所述的 2007 年关于种族智商言论,彻底让当时 79 岁高龄的沃森失去了经营 40 年的冷泉港实验室,此后的数年间销声匿迹,没有多少人邀请他参加活动或者演讲,被学术界彻底抛弃。

而沃森所谓的种族智商论,也并没有什么理论支持,他不过是拿出了 IQ 这个简陋片面但被公众熟知的测量数据,做出了这个毫无科学依据并且伤害了整个学术界的结论。

不甘寂寞的沃森,在 2014 年 12 月拍卖了自己的诺贝尔奖章及手稿。并向媒体宣称「没人真的愿意承认我的存在」,他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在世时便拍卖诺贝尔奖章的得主。

这一次掀起舆论风波的纪录片中关于种族智商论的镜头,拍摄于去年 6 月。而去年 10 月至今,已经 91 岁高龄的詹姆斯·沃森因为车祸一直在入院治疗,无法对这次舆论风波作出回应。

「我父亲的言论可能会让人觉得他是一个偏执和歧视的人,」沃森的儿子对记者说,但事实并非如此,「它们只是代表了他对基因命运相当狭隘的解释。」

但无论如何,詹姆斯·沃森作为学术界的名人,头顶着「DNA之父」、「诺贝尔奖得主」的光环,普罗大众很容易相信沃森的言论,然后一传十十传百,在传播中加上道听途说的结论,以讹传讹。网络上至今还散布着种族、基因和智商的谣言。

连蜘蛛侠都知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个道理,作为会对公众产生巨大影响的沃森却并不知道。或者说知道了也并没有去承担自己的责任,而是放任自己的大嘴巴。所以他走到这一步,可以说是咎由自取,也并不值得让人同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