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地上本没有路,低头玩手机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2018-06-20
天佑 评论
喜欢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低头玩手机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鲁迅先生的这句话套用在最近被热议的「手机低头族专用通道」上可以说是十分贴切了:此前据多家媒体报道,陕西西安某商场门前出现了一条供低头看手机的人行走的专用通道。

而这条短短百余米的通道自面世之后,公众对它的意见自然也是分为了两派:这样的设计很人性化,简直就是「低头族」的福音;要改的不是道路,而是人们走路看手机这种「不良习惯」。

不过且不论公众对此意见如何,先来看看这样的方法有效吗?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低头玩手机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被操碎了心的「低头族」

其实像西安这样的低头族专用道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在 2014 年重庆街头就已经出现了类似的通道。此外,在比利时、美国华盛顿等地也都有类似的新闻报道。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低头玩手机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除了给「低头族」设置专用通道,之前成都、韩国首尔、荷兰等地还在地面装上了红绿灯,希望玩低头手机的人在过马路时也能注意到交通情况。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低头玩手机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在 2014 年,当时的手机版 QQ 还推出过双击聊天框空白位置将聊天背景替换为摄像头视角的功能。而推出此功能的初衷,也是为了让边走路边聊天能实时看到脚下的情况,防止意外发生(这项功能目前已经下线)。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低头玩手机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尽管采取了各种方法来保障「低头族」们的出行安全,但操心之后,像撞电线杆、掉水池等事故也并未见有报道说出现了大幅度地减少。相反,这些为了防止事故发生采取的措施在世界范围内试行了若干年后却并未见大规模推广,每次出现时还在被当成新闻进行报道,其效果究竟如何自然还存在疑问。

从这个角度看,上述这样的方法似乎有点治标不治本的意思。而「低头族」问题的「本」又是什么呢?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低头玩手机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图自:Giphy

夺回控制权

从 2007 年底全国 2.1 亿的网民总数到 2017 年底的 7.71 亿网民总数(手机网民占比 97.5%),不得不说在这 10 年间网络这个工具在中国已经从小众走向了大众。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低头玩手机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中国网民数量,图自:@mattsheehan88/Twitter

而自 2007 年 iPhone 发布并重新定义了智能手机到 2017 年国内外智能手机出货量均首次出现下降,原本大家都以为十分巨大的智能手机市场在 10 年间就已经逐渐见底,之后的智能手机市场大概只会是大家互争地盘的零和游戏了。

对于各大 App 来说,其面临的情况也很相似:市场普及基本完毕、存量基本被榨干,一个 App 要存活就意味着挤占另一些 App 的生存空间。所以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用户的你所拥有的有限的时间资源自然就成了「蛙儿子」、「李泽言老公」们所争抢的重点。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低头玩手机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而这也是为什么在去年底还能坐在一桌吃饭的马化腾和张一鸣在抖音异军突起之后态度大变并闹出「头腾大战」的原因之一了。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低头玩手机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前段时间,世卫组织专家发文指出:手机上瘾是一种精神障碍。只是,成为「低头族」乃至对手机上瘾是你单独就能控制的么?

游戏 App 用洞悉你心理的剧情关卡设计将你牢牢捆住;社交 App 则每隔几分钟就推送你感兴趣的通知让你的眼睛离不开屏幕......这一切都是为了能多抢占你的一点时间,而你对手机的控制权就在一次次不自觉地点亮屏幕的过程中被让渡出去了。

这显然不是人与手机间正常的相处模式。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低头玩手机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由此看,对于眼睛一刻不能离开屏幕的「低头族」问题,让用户真正夺回对手机的控制权或许才是关键。

在今年的 WWDC 上,苹果给出的解决方式是让用户直观地看到每个应用所占用的时间,并让用户自主地对应用使用时间、推送通知加以限制。

当然,可以想见开发者们对这样的设定或许颇有微词,不过问题的解决似乎已经在路上了。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低头玩手机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图自:Apple

Geek君有话说

「手机低头族专用通道」这个表象的出现,真切地反映了一个正在被智能手机深刻重塑的社会:

经过了 10 年的野蛮生长,如今的智能手机和 App 能做到的大概已经远远超出了大多人的想象,甚至让人与科技之间构建起了一种不健康的互动关系,使手机和 App 主导了人们的生活,很大程度上促成了「低头族」的出现。

而在智能手机的高速增长停止之后,反思和重构人与科技之间的关系或许比几条修「专用通道」来得更为有效。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低头玩手机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