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不易我很感动,但是押金一定要退

2018-12-21

ofo 所经历的一切绝对会在中国商业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在目前这场涉及到 1100 万人,金额已经超过 10 亿人民币的大型排位讨债风波中,ofo 创始人戴威所表现出来的态度至少是非常有担当的。在 12 月19 日给 ofo 员工的内部信中,戴威也表达了自己将会对所拖欠的债务负责到底。

这封内部信情真意切,言语之间饱含着一名创业者在十字路口上的挣扎与执着,一时间舆论风向也发生了巨变,不少此前讨伐戴威的媒体一夜之间口风突变:我们要尊重创业者的情怀,押金大家就别要了,如果你要表达对 ofo 的支持,再充一笔押金进去也未尝不可。

当然,不要押金甚至自发充值这个完全是个人自由,但是这种行为不应该上升到倡导和主张的高度,因为这种倡导的逻辑是典型的中国式逻辑:问态度不问事实,问动机不问是非,问亲疏不问道理。

事实就是如果戴威都算创业不易,那么其他的创业者来说是不是天生自带地狱难度?家境优渥的戴威从小到大都是顺风顺水,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毕业之后参与的是一场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烧钱游戏之一,在这场游戏里面,他只用了不到三年时间就完成了 99.9% 创业者毕生都做不到的体量膨胀。

依靠资本的力量,ofo 在共享经济这个去年最大的风口上飞到了一个完全失控的高度,而戴威最大的决策错误也正是想要在一个失控的高度去重新夺回公司的控制权,于是在资本方想要复制滴滴和优步式的合并结局的时候, ofo 拒绝了这个建议,从而导致和当年的救命恩人朱啸虎决裂,当然朱啸虎也没有损失什么,套现 100 倍光荣退局,但是对 ofo 来说在资本市场它失去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朱啸虎

随着那些职业经理人的退出,戴威拿回了公司的控制权,但是也发现给他留下的是一个巨大的烂摊子:ofo 产品本身巨大的设计缺陷导致市面上能够继续使用的单车越来越少,尝试的多种变现手段也没有任何效果,快速发展过程中管理层面出现的贪腐等问题也在此时产生了极大的负面效应,而最可怕的还是此时媒体对于这个创业明星公司正在急剧衰落状况的持续跟进。

这种长时间大规模的报道所带来的是大众的恐慌,ofo 要凉的信号在大家心中日渐放大, ofo 的用户开始大批量的申请退还押金,而账面上已经所剩无几的 ofo 面对这种情况也只能采用拖延的方式来应对,反而进一步的扩大了大众心中的恐慌之情,如此恶性循环,终于在这个十二月达到了顶峰,1100 万债主站在了 ofo 的面前,在 ofo 的楼下、在 APP 上、在各处排成了一列又一列的长队。

▲ofo公司楼下排队要押金的长队

死亡的气息从未如此浓烈,尽管戴威想要让 ofo 勇敢活下去,但是眼前的光亮已经愈发黯淡。这 1100 万排队的人不仅仅是债主,同时还是 ofo 已经失去的用户,在互联网行业里面,没有了用户的企业,也就没有了价值,没有了价值的企业,也就没有了生路。

对于 27 岁的戴威来说,未来机会还有大把,愿意去承担这狼狈的后果,而不是像贾某人一样仓皇而逃,这已经是非常难能可贵了。企业家的成长教育他已经经历过了,尽管学费有点高昂,我也相信,也许下一个项目他会好好审视自己这几年所经历的一切:为什么内部会出现贪腐?为什么过于分权导致关键决策错误?为什么理想的商业模型没能兑现?

▲马化腾分析 ofo 失败的原因:权力制衡

而我们所能给予戴威乃至这些有情怀的创业者最大的尊重,不是同情式的施舍,而是让他们履行完应该履行的社会责任,创业者可以失败,但是创业者不能成为一个失信的弱者,把情怀当作失责挡箭牌的弱者。

去倡导这种同情,最后的结果可能会造就一个畸形且乏味的中国创业者模式,依靠资本蒙头狂奔,忽略正常商业逻辑,最后留下一屁股烂债让用户买单,如果都是这个模式,那么对于所有创业的人来说是最大的不公平。企业家最重要的不是梦想,而是履行商业社会的第一准则:契约精神。

用户交纳押金,获取共享单车的使用权,并且享有随时可以退还的权利;ofo 也依托这份押金去制约用户守信,一旦失信就可以将押金没收,但不可随意挪用;这份押金本来是共享单车乃至共享经济这件事情赖以生存并发展的契约基础,随意破坏其实就是宣告共享的商业模型是不合理也不合法的。

在伟大领袖的创业心得里面有这么一句话:「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起高楼,宴宾客,楼坍塌的创业故事在这个时代里面一次又一次的上演,我们经历了一个疯狂的年代,同时又在见证一个逐渐回归理性的寒冬,也许冷了点,但是离春天似乎又不太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