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们的足球与王思聪们的电竞

2018-08-22
axis 评论
喜欢

上周末王思聪征战 LPL 职业赛的事刷爆了网络,由于操作远远不敌对手但却凭借 9 保 1 逆风翻盘夺得首胜,王思聪被冠上了电竞杨超越的名头。在实力与运气成分上王校长与杨超越似乎有相似之处,但在人生际遇上却是完全不同的。

王思聪作为 IG 战队的主要投资人,国内电竞业的推手之一,他与靠着选秀逆天改命的杨超越有着本质上的不一样。倒是和其父亲王健林不为盈利给足球怒砸几个亿有着相似之处,当然王健林并没有下场叫员工陪自己踢一场 21 保 1 的足球赛,国内电竞行业早些年也远比足球惨的多。

▲王思聪参加 LPL 职业赛

从小众走向大众靠的不是锦鲤是财神爷

时间往回倒个几年,现在正在各直播平台大把捞金赚尽风头的主播们都还窝在小网吧偷偷打游戏,时刻提防着要被家长揪着耳朵送到戒网瘾学校。在那个时期,没有人觉得整天沉迷游戏的小孩未来能有什么出路,更别说为国争光。

已经凉了的前职业选手、游戏主播卢本伟在与前队友决裂时不止一次提到过的李庄白肉事件,大致道出了那个时代职业选手们的窘迫的境地。在被拖欠了几个月工资的情况下,几个人面临即将到来的比赛用领队仅剩的 30 块点了道李庄白肉奔赴战场。


可以看出那个时代的游戏选手们日子过得还很苦,跟如今一小时直播进账几百万的豪气天差地别。而与此同时同一片土地下还生活着一群富二代,他们在游戏里一掷千金甚至抵得上普通人几年的工资。

法拉利 LaFerrari 的亚洲首撞当事人秦奋,曾在游戏《梦幻西游》中花出 50 万人民币购买一把武器,更耗资 800 万在游戏中打造了一支冠军队伍。当电竞进入即时对战时代购买前期装备无法获得加成时,搜罗全中国最会玩游戏的人拿下比赛冠军就成为了另一种满足成就感的方式,秦奋也随后建立了电竞俱乐部 KING 主攻王者荣耀。


而细数现在国内排名前十的俱乐部,有一大半是由富二代们掌控着。除了王思聪的 IG ,OMG 、VG 、EDG 等 LPL 热门队伍背后的老板同样来头不小,他们之中有地产开发商合生众创大股东之子朱一航、雏鹰农牧董事长之子侯阁亭、华鼎集团之子丁俊等,其身家在福布斯排行榜上都有着各自的一席之地。

▲朱一航

中国电竞寒冬期时也正是靠着这些富二代们不计成本和收益的投入逐渐等来了风口,一跃飞上了枝头成为最热门的行业之一。王思聪其后创办了熊猫 TV ,为游戏直播事业又填了一把火,也使得窘迫的职业选手们退役后有了新的就业方向。

让这些被父母揪着耳朵从网吧里抓出来的叛逆少年有机会摇身一变成为披着国旗为国征战的职业选手,并且在退役之后,他们也有了在直播时为了抽一个皮肤半小时刷出去几万人民币的资本。

▲前 IG 选手 PDD 直播时为一观众充值一万 QB 抽中限量皮肤

游戏逐渐变为正统竞技体育

不过即使如今游戏获得了十分高的大众关注度和普及度,并且电竞的奖金池也远比传统体育要丰富,今年 8 月开赛的 Dota2 Ti8 赛事奖金甚至累积到了惊人的 2400 万美金,但缺乏正统赛事支持使得电竞项目始终难以获得与其他体育项目相同的地位。

▲Ti8 奖金池

人大毕业的黄健翔为了足球疯狂大喊「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研究 433 阵型、右侧进攻体现了他的专业和热情,而清华大学毕业生游戏主播女流早期则经常被说不务正业。解说们说出打野插眼、中野联动等词汇时也很难得到如同其他项目解说员相同的尊重。

▲Miss:电竞选手、解说,毕业于海南大学

其原因之一可能是对于年龄稍长的人来说,没上过 CCTV 的竞技项目不足以称之为竞技。虽然可能同样是高中没毕业,但踢足球的是运动健儿,打游戏的就容易被认为是小混混。

但可喜的是本届亚运会已经正式引入了六项电竞比赛,虽然其最终结果不计入奖牌榜只是作为表演赛出现,也不能得到电视台的转播,但这对于电竞行业来说无疑是一次走上正统舞台的机会。而电竞比赛确定成为 2022 年杭州亚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也使得游戏正名的浪潮变得不可逆转。

▲本次亚运会电竞项目中国代表队

而电竞比赛的逐渐大众化、正统化,也有利于对整个电竞行业的规范管理。使得电竞和游戏不再是固有印象中,几个有钱人带着小痞子们搞的电子毒品,而是一项有前景的体育项目,另一条人生职业道路。

Geek有话说

王健林曾经许下诺言要在三年投入 5 亿给中国足球,不为盈利纯为爱好。前申花老板朱骏花大价钱投资足球,甚至在与利物浦的比赛中亲自下场踢了五分钟。马云、许家印等也都各自在足球方面有着极大的投入。

▲朱俊

王思聪等富二代们在游戏电竞上的投入与他们的父亲在足球上热情并无二异,只不过与足球不一样的地方在于,电竞行业除了全华班夺冠的夙愿,还需要解决将洪水猛兽变得更为大众所接受的难题。

富一代们的足球,富二代们的电竞,从本质上来说只是一个小小的大众娱乐方式的多样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