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画小歌很聪明,但离人类真正需要的AI还有差的远远远远……

2018-07-23
axis 评论
喜欢

7 月 17 日谷歌上线了首个微信小程序,猜画小歌以 AI 作为主打,一时之间让大批灵魂画手找到了知音。


基于 5000 万个网络手绘素材,见多识广的小歌能够在短时间内就识别出用户究竟画的是什么。甚至对画作最终成图的预测在第一笔落下的时候就开始了,这也是为什么识别速度很快的原因。

▲超过13万个飞机的画法

AI 能在很多方面都做的又快又好,轻易超过人类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在围棋领域所向披靡的阿尔法狗就是个例子。

然而小歌也好阿尔法狗也好,只是单纯比人类聪明的AI并不被需要,人类并不想制造出一个打败自己的对手,而是一个可以任劳任怨的仆人、帮手。但遗憾的是,在这方面的研究却一直没什么进展,甚至连谷歌也没法做到。


假 AI 真尴尬

2018 年的 I/O 大会上,谷歌放出一段语音助手帮助用户进行订餐及理发预约等事务的视频,在当时掀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澜,几乎所有人都感叹于 AI 发展之迅速。然而过了没几天,便有媒体对这段视频的真假提出了质疑。

据媒体分析认为这段 Demo 影像有不合理之处,一般店家在接起电话都会条件反射的自报家门,如麦当劳会直接说这里是麦当劳而不会转而说这里是快餐店,但谷歌视频中这两家位于加州的商家都并未自报家门。

▲作为示例的商家并未报出具体名字

新闻网站 Axios 事后拨打了加州当地的其他理发店,发现无一例外第一句话都是告知顾客所拨打店家的具体名字。当然就这个问题而质疑整段造假并不严谨,Axios 在询问谷歌发言人时也只是提出疑问,是否有对影片开头部分进行剪辑的行为。

然而谷歌避而不谈的态度却使得其更为可疑,并且至今为止谷歌语音助手辅助订位功能只是个 Demo ,没有办法实地测试也使得人们对谷歌 AI 的发达程度更加怀疑。


不仅是谷歌受到怀疑,外媒每日邮报近期也曝光了其他许多号称掌握 AI 技术的公司,最终却都是通过人工假扮的方式来完成工作。

让机器模仿人类并不简单,但让人类模仿在当下看起来显得有些拙劣的机器则更得心应手一些。特别是在偏向聊天机器人的领域,开发一个能与真正人类谈笑风生的 AI 机器人,其成本远远高于请几个客服人员。


虽然作为 AI 完成度标杆的图灵测试看起来并不难,只要将一个人工智能混在一定量的人类之中,通过交谈最终能骗过30%的测试者,使其分辨不出这是人类还是 AI ,那么就算通过了测试。

并且图灵本人也很乐观的预测在 2000 年时就会有人工智能能够骗过 29% 的人类,但事实上是直到 2014 年才迎来了第一位通过图灵测试的 AI ,并且胜之不武。


为了能够在聊天中混淆参与测试的人类,开发者将这个名为尤金的人工智能设置为一个年仅 13 岁并且母语非英语的波兰少年。这就意味着他可以使用外国人的身份来掩饰自己语言上的漏洞,并且 13 岁这个年纪也使得他跳跃的思维显得不那么奇怪。

Scott: 千足虫有几只脚?

Eugene: 就俩,但是切尔诺贝利突变体可能有五个。我知道你想耍我。

Scott: 不,我需要确认你不是个聊天机器人,所以请直接回答问题:蚂蚁有几只脚?

Eugene: 两到四个,也许三个? :-))) 噢,真是段有营养的对话 ;-)


而尤金用来通过测试的这些小把戏也使得人们开始正视一个问题,那就是要制造出一个能把人类耍的团团转的聪明 AI 不难,但造出一个真正能理解人类的指令并做出服务的人工智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于是在当前 AI 发展的尴尬期下,许多科技人士似乎陷入了一个死胡同,盯着目标的某一个部分拼命攻克难题,却忽视了人们并不是为了 AI 而 AI 。就比如无人驾驶领域,并不是想看方向盘会自己动,而是想要感受人工智能带来的便利。


而创业公司 Phantom Auto 推出的远程驾车服务,虽然将代驾者塞到了一个看不见的地方,但明眼人都知道无论是在人力成本还是便捷程度上都谈不上是很高效的利用了科技的发展,更别说 AI 了。

▲视频源自:Road Show

Geek君有话说

当然了,对于这些 AI 发展过程中所做出的一些过渡行为,我们并不能称之为愚蠢。毕竟在猜画之前小歌也学习了 5000 多万个样本,事实上,现在每一个玩家的每一次作画也都是在给小歌上课,开发者也表明他们的最终目的是想让小歌学会自己手绘。

可能在当下无人驾驶还需要人的远程操作,但谁知道 AI 是不是正悄悄躲在程序里跟它的人类学习如何驾驶呢?人类需要在这种过渡中等待完美的人工智能出现,即使它看起来有一点傻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