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又来搞事了,除了想帮人治病,还想把人类变成 AI

2018-03-30
天佑 评论
喜欢

发射火箭、造电动车、挖隧道、造超级高铁......埃隆 · 马斯克的这些神乎其神的操作早就为他赢得了「硅谷钢铁侠」的称号。

而就在一年以前,马斯克其实还投资了一家研究脑机接口(BCIs)的公司 Neuralink。虽说马斯克在 Neuralink 的宣传上低调了不少,但是他对这家公司寄予的期待恐怕一点都不少。

马斯克又来搞事了,除了想帮人治病,还想把人类变成 AI

据外媒 Gizmodo 报道,在筹备了一年之后,3 月 28 日 Neuralink 已经准备将产品在小白鼠身上进行测试了。

那么脑机接口是一种什么技术?马斯克又希望通过 Neuralink 来实现怎样的终极目标呢?

马斯克又来搞事了,除了想帮人治病,还想把人类变成 AI

▲实验示意图,图自:Gizmodo

先天缺陷及脑损伤人士的福音

2012 年,一段美国一名先天失聪的 2 岁孩子 Cooper 通过人工电子耳蜗重新听到母亲声音的视频被上传至了 YouTube 上。从 Cooper 惊喜的反应不难看出,技术以这样的方式彻底改变了这个孩子以后的人生。

而这项技术正是脑机接口。

马斯克又来搞事了,除了想帮人治病,还想把人类变成 AI

顾名思义,脑机接口即是通过植入(芯片等)或者非植入(头盔等)的方式将数据从计算机上传/下载至大脑的技术。

简单来说,这项技术就关乎两件事:如何解读大脑发送的指令信息以及如何向大脑发出指令。而事实上,这一套信息输入/输出的流程一直就在大脑里的每一个神经元里自然地发生着,而脑机接口要做的仅仅是介入这个过程中。

马斯克又来搞事了,除了想帮人治病,还想把人类变成 AI

▲图自:Reuters

以上面的人工电子耳蜗为例,因为小 Cooper 的耳蜗失效,无法正常将外界的声音信息转化为大脑能够理解的电信号,所以即使他的大脑神经元仍然正常,失去了信息源的他也听不到任何东西。而人工电子耳蜗的功能便是重构这个听觉的信息源。

马斯克又来搞事了,除了想帮人治病,还想把人类变成 AI

▲图自:WaitButWhy

2004 年,一位英国的艺术家内尔 · 哈维森(Neil Harbisson)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位脑部植入电子传感器的「电子人」,因为天生全色盲的他看任何东西都是灰暗的,而在植入了这根色彩传感器之后,传感器便能将通过色彩转换成音符,再通过骨传导让哈维森「听到」色彩。

马斯克又来搞事了,除了想帮人治病,还想把人类变成 AI

「哪里失效补哪里」,从这个角度看,脑机接口已经成了修复大脑输入/输出链条中失效部分的一种十分有效的解决方案。

而马斯克也表示,在 Neuralink 公司的技术进行更大范围应用前的 7-9 年时间里,将率先尝试帮助患有脑损伤、瘫痪等疾病的人。

马斯克又来搞事了,除了想帮人治病,还想把人类变成 AI

成为 AI

如果人类在开发超级 AI 方面不够谨慎,那么人类物种将在非常短的时间内灭绝。

近年来马斯克和已经离世的霍金都曾不断警告 AI 或将成为人类文明最大的威胁,但是或许马斯克也知道 AI 这个「潘多拉魔盒」打开了之后大概是再也关不上了。

打不过他们,那就加入他们。

或许在马斯克的心里,人类与 AI 融合才是最终的出路,因为这无疑是目前能想到的既能与 AI 共存还能让人脑的智能水平获得极大提升的方法之一。

马斯克又来搞事了,除了想帮人治病,还想把人类变成 AI

当然,现有的脑机接口的发展水平显然还不足以支撑人类与 AI 融合。

首先是「带宽」的问题。

人脑中大约有 1000 亿个神经元,而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我们一次最多就只能测量 500 个左右。这样带来的问题显而易见:精度和效率得不到保障。

马斯克又来搞事了,除了想帮人治病,还想把人类变成 AI

比如以几十个电极构成的人工耳蜗实现的听觉能力在声音细腻程度、细节上自然无法与正常人耳相提并论;以「Do」代替蓝色、「Re」代替紫色、「Mi」代替粉色也自然远比人眼所能看到的色彩少几个数量级。

而这些都只是人脑最基础的指令,一旦涉及到更高级的思考、交流甚至是与计算机的信息交换,以现有的技术根本满足不了。由此看来,要想扩充脑机接口的应用范围,脑机接口的「摩尔定律」仍待发掘。

马斯克又来搞事了,除了想帮人治病,还想把人类变成 AI

此外,脑机接口不能是一个通过开颅手术这样令一个公众恐惧的东西才能实现的技术。

而这恐怕也是马斯克不愿让 Neuralink 在公众面前多露脸的原因之一,因为进行大量动物实验必然将使公众产生一些联想。

至于 Neuralink 目前提出的名为「神经蕾丝」(Neural Lace,将微电极植入脑中)的技术,能否实现在不激发免疫反应情况下与人体完美融合等等都是其需要面临的挑战。

马斯克又来搞事了,除了想帮人治病,还想把人类变成 AI

成为 AI 大概还真没那么容易。

GEEK君有话说:

让人类最终成为 AI 的脑机接口,大概将会是「纯种人类」的最后一件发明了。

而当人与人、人与机器互相连接的那一天真的到来,全人类的隐私、自由将何去何从?「人体黑客」又会不会出现?这些难题只能留给未来的「AI 人」来解决了。

马斯克又来搞事了,除了想帮人治病,还想把人类变成 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