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世界》第二季:对 AI 的忧虑,更像是人类自身的迷思

2018-05-30
天佑 评论
喜欢

在被很多人誉为神剧的《西部世界》第一季结尾,AI 机器人「觉醒」,纷纷产生了自我意识,并开始对人类之前残暴行为采取报复行动。莎士比亚《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那句「这些残暴的欢愉,终将以残暴结局」成了贯穿第一季的注脚。

《西部世界》第二季:对 AI 的忧虑,更像是人类自身的迷思

▲AI 机器人拿起枪反抗

随着近段时间《西部世界》第二季的播出,剧情的深入也引发了更多的讨论。与第一季主要探讨 AI 意识觉醒的过程与 AI 失控报复人类相比,第二季则将对 AI 的忧虑更加深入地拓展到了「意识」、「自由」、「情感」、「控制」等话题。

在这些话题的背后,第二季的注脚又是什么呢?

《西部世界》第二季:对 AI 的忧虑,更像是人类自身的迷思

▲《西部世界》第二季剧照

人类、机器与意识

(本文以下内容可能包含轻微剧透,请酌情阅读。)

意识是人的头脑对于客观物质世界的反映,是感觉、思维等各种心理过程的总和。

因为拥有强烈自我认知的意识,人类自诩为区别于其他生物的万物之灵。但万物终究难逃一死,所以如何让「我」永存于世就成为了从古代沉迷炼金术的帝王将相、到最近远赴乌克兰花几十万注射干细胞续命的中国富豪们共同的愿望。

而在《西部世界》第二季里,患病的商人 Delos 死前花了大价钱投资西部世界,为的也就是将自己的意识转移到机器人身上以实现永生。

不过事情似乎进行得并不那么顺利,经过了 149 次「复活」并「稳定存活」了 35 天之后,Delos 的意识最终还是无法与人造的机器身体相兼容。

《西部世界》第二季:对 AI 的忧虑,更像是人类自身的迷思

▲Delos 意识转移后的机器人

当然从目前的技术角度看,剧中人类意识与机器的兼容并不能被证实或者证伪。但同样从目前来看,这事也并不仅仅关乎技术。

去年底,世界第一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在中国哈尔滨医科大学成功实施的新闻引发了世界的广泛关注。

尽管这例「换头术」只是在两具遗体之间进行的,是一个纯粹的科学研究,但是大众关注的显然不是研究成不成功,而是技术所带来的一系列伦理问题。

不过这也早已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了,对于意识的移植或者复制必将影响到「我」这个认知的唯一性和「我的记忆」的独特性。

《西部世界》第二季:对 AI 的忧虑,更像是人类自身的迷思

▲央视新闻对「换头术」的报道

事实上,随着对于记忆复制的相关研究越来越多,随之而来的争议也必将越来越多。

据《纽约时报》5 月 15 日的报道,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研究团队用重复敲击海螺尾部的方式训练海螺,使其防御性卷曲的时间从几秒延长到约 50 秒,然后再从其神经组织中采集相关 RNA,注射进未受训练的海螺体内。结果被注入了 RNA 的海螺「继承」了来自上一组海螺的「记忆」,卷曲时间维持了 40 秒(对照组只有几秒时间)。

基于海螺与人类十分相似的神经传递方式,这项技术或许将助力人类的记忆移植。但当有一个跟「我」有着一模一样记忆的「我」站在「我」的面前,「我」还会是「我」么?

《西部世界》第二季:对 AI 的忧虑,更像是人类自身的迷思

▲图自:Pixabay

在可预见的未来,将人类的意识转移至机器人的身体里大概还要克服很多的障碍,那么换个角度看,如果让机器人自我生成意识呢?

《西部世界》第二季:对 AI 的忧虑,更像是人类自身的迷思

▲无数个版本的 Bernard

情感、控制与自由

要想成长,我们都需要经历痛苦。

女主之一 Delores 在觉醒之后生成了这样的自我意识,并引导着她做出决策。

《西部世界》第二季:对 AI 的忧虑,更像是人类自身的迷思


遵循着这样的逻辑,已经超越人类生死的 Delores 在追寻 AI 机器人自由的道路上不惜大开杀戮,甚至不顾「爱情」,改造了原本天性善良的机器人男友 Teddy,让他也归顺自己想要达成的目标。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这句名言放在Delores 身上恐怕再合适不过了。对于 Delores 来说,她自我生成的意识便是自由需要通过控制才能达到。

《西部世界》第二季:对 AI 的忧虑,更像是人类自身的迷思

▲Teddy 被 Dolores 改写代码

而在另一名女主老鸨 Maeve 身上,她觉醒之后对自由又有着另外一番定义。

在第一季结束的时候,Maeve 本有机会逃出西部世界前往人类的现实世界,但她因为在之前剧情中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女儿而后悔至今,为了对女儿割舍不掉的情感,她选择了重新回到西部世界。

有些东西太宝贵以至于不能失去,即使代价是自由。

《西部世界》第二季:对 AI 的忧虑,更像是人类自身的迷思

▲Maeve 则始终显得更有「人性」

此外,在第二季第六集里,掌握了用意念控制其他接待员(Host)能力的 Maeve 最后并没有选择使用,而是说了一句:

我们都有权选择自己的命运。

很显然,Maeve 对自由有着与 Delores 完全不同的理解:情感在自由之上,并且人人都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

《西部世界》第二季:对 AI 的忧虑,更像是人类自身的迷思

▲片头的这一幕恐怕也就是暗含着这一观点

其实在当今的人类社会,我们不也无时无刻面临着这样的争论么。

2015 年 9 月,一名叙利亚 3 岁小男孩的尸体在土耳其的海滩上被救援人员发现。而在此之前因为叙利亚内战,小男孩一家四口都成为了难民,但不幸的是他们在偷渡到希腊的途中船沉没了。

《西部世界》第二季:对 AI 的忧虑,更像是人类自身的迷思


由于图片太具有震撼力,欧洲各国纷纷开放了边境来迎接难民。

但是好景不长,发生在欧洲各国的恐怖袭击却又让保守的反对难民的声音迅速多了起来。从英国脱欧到近日意大利两大右翼政党获得组建联合政府的批准,欧洲的左右派之争仍然在继续着。

《西部世界》第二季:对 AI 的忧虑,更像是人类自身的迷思

▲「欢迎难民」,摄于 2016 年 3 月西班牙巴塞罗那

这么说来,发生在欧洲的难民危机不也就像 Delores 与 Maeve 思想之间的出入么:一个主张控制;另一个主张爱。

其实《西部世界》第二季在探讨 AI 机器人的自我意识与自由的背后,又何尝不是在对人类自身的意识与自由进行讨论呢?

Geek君有话说

《西部世界》第二季第一集里便给出的最重要的线索便是「门」。

对于人类来说,或许找到意识与机器身体融合的方法便是人类获得再进化的途径,是打开「门」的钥匙;而对于 AI 机器人来说,通过 Delores 与 Maeve 寻找获得自由的途径和与人类相处的方式是 AI 打开「门」的途径。

当然剧还没更完,结局未知,也欢迎打脸。。。但无论结局如何,对于 AI 的探讨,本质上都是对于人类自身的现在和未来的思考。

《西部世界》第二季:对 AI 的忧虑,更像是人类自身的迷思


N.B. 本文头图、剧集截图、剧照均自豆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