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国人玩坏了的众筹

2018-07-30
天佑 评论
喜欢

众筹(crowdfunding),顾名思义就是由个人或者组织发起,在众筹平台上向公众募集资金以支持其项目运作的一种玩法,一般在项目完成之后,资助者还将获得一定回报。

被国人玩坏了的众筹


比如在我们每个工作日更新的「众筹排行榜」栏目中,就会介绍发布在各大众筹平台上筹集资金的一些新奇好玩的创意类产品。这些产品项目一般都是由初创企业或个人发起,筹集资金的对象也不是大公司及投资人,因此具有很强的大众及草根性质。

被国人玩坏了的众筹

▲将在众筹平台 Kickstarter 上上架的一款「手机安全气囊」

而由于众筹低门槛的性质加上丰富多样且创新性十足等特点,近年来的发展十分迅速,众筹发展出的门类也越来越多。

据《2017 中国众筹行业发展年报》的数据,2017 年众筹行业成功项目的实际融资额约为 260 亿元,比 2016 年增加了 42.57 亿元,同比增长 19.58%;而世界银行也预测 2025 年全球众筹的总金额将突破 960 亿美元(约合 6533 亿元人民币)。

在如此低门槛的玩法和庞大的经济利益面前,有些人就不免对「众筹」这事打起了歪主意。

被国人玩坏了的众筹

▲图自:豆瓣

比如最近一则「重病女孩水滴筹 25 万被指家境殷实」的新闻就引发了广泛关注。事情是这样的:

据《南国早报》报道,来自广西南宁的四川传媒学院的一名大二学生黄某某病重,于 7 月 3 日被下达病危通知书,初期治疗费预计需要 30 万元,其母亲便想到通过水滴筹这个网络筹款平台为女儿筹款。经过网友 2210 次转发和 9253 次捐款,最终筹到的 252621 元被其母亲于 7 月 11 日成功提现。

被国人玩坏了的众筹

▲图自:@南国早报

7 月 19 日,黄某某出院。然而,事情随后就发生了变化。

有网友发帖爆料称黄某某家有房有车,质疑她家人这样筹款的合理性。对此,黄某某则在 QQ 空间发帖回骂,称:

......我妈能挣钱关你什么事?老子家里住的房就算几百万关你什么事?......

被国人玩坏了的众筹

▲图自:@南国早报

最后,迫于事情曝光后强大的舆论压力,黄某某选择在 QQ 空间上向网友道歉,水滴筹官方也于 7 月 25 日到当地与当事人协商退款事宜,并于 7 月 20 日通过微博发表声明称,今后将要求筹款人提交房、车等证明其经济情况的信息。

当然,相信平台方这样做出发点一定是好的,不过平台方缺少足够的渠道去验证这类信息,要想核实其真实性可谓是难上加难。

被国人玩坏了的众筹

▲黄某某家被曝光经营的米粉店,图自:@南国早报

除了上述这样有骗捐之嫌的案例,众多奇葩的「众筹」也是层出不穷。

据《成都商报》报道,7 月 8 日,因车祸撞死 4 人的杨某被死者家属要求赔偿 12 万元丧葬费,而保险公司也因责任未认定要求杨某先行垫付。随后,杨某便想到了用轻松筹这个平台为自己筹款。短短几个小时就有 1215 人「伸出了援助之手」,筹款金额达到了 23935 元。

被国人玩坏了的众筹

▲图自:@成都商报

不过随后平台方关闭了该项目,对当事人进行了公开谴责,并称:

......对于明显有违公序良俗、打着「苦难牌」骗财敛物的行为,平台旗帜鲜明采取零容忍态度......

当然,杨某撞死人众筹丧葬费的事本身的确荒唐,毕竟这是一笔赔款,当事人不能将自己应承担的义务转嫁给社会大众,不过面对这样的情况,平台方却也只能依据「公序良俗」将其下架,并没有明确的法律条款可供参考。

被国人玩坏了的众筹

▲轻松筹的声明,图自:@轻松筹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众筹平台目前仍处在一种监管相对无序的状态下,像是「我要买 GTR」「我要环游世界」「我要还蚂蚁借呗」等等奇葩众筹项目才能没有顾忌地出现在筹救命钱的平台上。而这样「狼来了」项目的涌现,最终伤害的却又是平台的公信力以及那些真正需要钱治病的人。

被国人玩坏了的众筹

▲被平台叫停的众筹项目,截图自:轻松筹官网

Geek君有话说

在去年,极客君也关注到了网络「一元购」这个同样披着「众筹」的皮,实则干着赌博的勾当的事。最终,「一元购」被国家明确定性而被叫停。

众筹的初衷是为了让好点子、好项目以更低成本的方式得到挖掘、提升效率,而上述的这些奇葩众筹案例,同样是新事物野蛮生长过程中出现的「野草」。如何让这样一个新事物、好东西不走偏、不被玩坏,需要的不仅仅是平台自身的约束,更需要一条清晰的法律底线,告诉人们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被国人玩坏了的众筹

▲图自:Pixabay

被国人玩坏了的众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