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食化」的日本: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死亡

2018-07-30
axis 评论
喜欢

找个人一起吃饭,对于部分日本人来说是件有点难以达成的事,据调查日本社会中有超过 15% 的人一周里一半以上时间都是独自进食,这种现象被称之为「孤食化」。

虽然「孤食者」本人并未意识到什么,但研究学者们却认为「孤食」不是个好现象,甚至可能关系到日本国民的身心健康。

「孤食化」的日本: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死亡


一人食与国民健康

原本就羞于麻烦别人,在人际关系中注重疏离感的日本人很难做到主动邀约别人一起用餐,且在日本大火的一人火锅、一人烤肉、一人食堂等孤独经济,也使得一个人吃饭不那么尴尬和不方便。

就连回转寿司也设置了隔间和挡帘,这样不仅不用和身边的人社交,连对面捏寿司的师傅也一并遮了起来,眼不见为净。

「孤食化」的日本: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死亡


不仅仅是在外面用餐时的「一人食」,许多日本人回到家中也是独自一人用餐。部分原因可能是由于日本较低的结婚率,据日本人口问题研究所调查显示,截止至 2018 年日本女性的生涯未婚率为 14.06% ,男性则高达 23.37% 。这导致单身贵族群体不断壮大,即使回到家也是独自一人的情况占多数。

「孤食化」的日本: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死亡


注:50岁之前从未有过婚姻史被称为生涯未婚,男性生涯未婚率为23.7%则表示有23.7%的日本男性直到50岁都未结过婚。

当然,对于生活在现代社会中的人类来说结不结婚是个人自由,要不要跟别人一起吃饭也是自己的自由。但是遗憾的是,学者们显然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甚至发出了死亡警告。

东京齿科医科大的特别研究员谷友香子通过调查 65 岁以上的人群得出结论认为,相比较于有同居者一起享用餐食,独自进餐的男性女性的死亡率分别要高 1.5 和 1.2 倍。

「孤食化」的日本: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死亡


而日本政府根据《食育基本法》所推出的饮食白皮书《食育白書》中也提到,年轻的「孤食者」更倾向于选择快速、热量高的食物,并且三餐不定时定量的几率很高,容易导致肥胖等身体问题。并且在身心健康上,长期「孤食」的人会更易怒,患上抑郁症的几率也高于常人,因此日本政府不建议国民长期「孤食」。

有趣的是名古屋大学通过研究发现,让高龄者及年轻大学生对着镜子吃饭,营造自己不是一个人的气氛的话,食量较之之前增长了 5% — 13% ,并且进食品质也高上不少。

「孤食化」的日本: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死亡


陪伴是虚假的但孤独感是真的

事实上大部分日本人并非出于本人意愿而变成独行侠,据调查有 33.1% 的人群并不愿意一个人吃饭,只是由于实在是找不到可以一起用餐的对象,所以就只好变为「孤食者」。

对于缓解孤独感这件事上,相比较于交个朋友找个对象日本人更依赖科技的发展,大量陪伴型机器人非常受欢迎。诞生于 1999 年的电子狗 AIBO 直到现在仍受到用户的追捧,在停产的情况下依靠着报废者的零件延续生命,直到今年 1 月份索尼才重新认识到这一块的市场需求宣布将再次启动生产。

「孤食化」的日本: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死亡


而在吃饭这件事上,日本的研究人员也脑洞大开,除了诡异的对着镜子进餐增加食欲之外,依靠 VR 技术推出了家人陪你吃饭的服务。其外设是个其貌不扬的简易 VR 设备,但真正倾注了心血的是眼镜中所呈现的内容。

据了解,目前研究方只拍摄了两套场景,其一是和家人聚餐,其二是聚餐第二天早上在奶奶家吃早饭。通过 360 度摄像头,使用者能够感受到家庭聚餐时吵吵闹闹的场景,有互相递菜的亲戚、跑来跑去的小孩子、和一直与你聊天的奶奶。

「孤食化」的日本: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死亡


早餐的场景则显得十分温馨,不仅有奶奶喂饭,往旁边看还能发现在读报的爷爷和来串门的邻居。研究人员希望使用者在观看这些画面的同时用餐,能够提高用餐时的幸福感,换句话说就是能多吃两口。

在上周的日本综艺节目「月曜夜未央」中,主持人在试用了这套装备后表示由于一直沉浸在奶奶有没有吃上饭的担忧之中,结果反而自己没吃上饭,也侧面证明了这套设备及其剧情还是挺有代入感的。

「孤食化」的日本: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死亡


在其后的访谈中研究方表示之后还会开发出更多的剧情,争取给使用者更丰富的体验,让独身人群也能够享受到和家人一起用餐时的幸福感。

Geek君有话说

就吃饭这件事而言,和家人朋友一起边聊边吃当然很幸福,但也不排除有些人就是喜欢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把饭吃完。

当然如果真的忍受不了「孤食」,最好的做法应当是走出自己的小圈子,努力摆脱对当前生活造成了影响的困境,利用虚拟的陪伴来缓解真实的孤独感的做法值得商榷。

「孤食化」的日本: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死亡

▲图源:日剧《孤独美食家》